覆水.

停止你的嫉妒行为!

【碟中谍6】沃森/锤刀组//#关于对某传奇特工的个人偏见

关于对某传奇特工的个人偏见

####无视电影结局的沃森队友设定###

是想看他们谈恋爱所以写的,无脑爽文
和电影不同的部分都是我编的,

私设重如山是我的,ooc也是我的

接受请往下

沃森




想象另一种可能




他第一次见到他不是在德国的那架CIA飞机旁――当然不是好吗,开什么玩笑那可是传奇特工伊森亨特。

好吧,其实他说到底也只是听闻这位传奇特工的大名很久了,各种内部资料也看过几百回了,但这并不能影响沃克从第一眼就冒出来的偏见。

苍天在上,每一张伊森的照片他都看过他数不出来的次数,甚至他那张俊脸――确实好看,没人会不承认伊森亨特长着一张燃烧了十岁到七十岁的所有女性的芳心的脸好吗――他都清清楚楚记得那些细节。

“他真的有这么强吗?”

班吉随即把目光从设备转移到沃克脸上,然后用三秒来确定这是一个向自己提问的问句,然后他说:“这是你想出来的什么新的没什么笑点的笑话吗?”

“你觉得他那些上天入地的任务和他在巴黎上空救了一个被雷电击晕的傻蛋的行为难道是你的臆想吗?”

“好吧,好吧,我知道,伊森亨特是一个传奇特工,他无所不能。”

沃克投降一般的举起双手,尽力忽略掉自己在班吉那段话中扮演的角色。显然这才是班吉想要的答案,他得到了一个“这才是你该有的想法”的眼神和表情。

但是沃克还是不依不饶的站在班吉身后,好像看不见总部里包括班吉在内的其他人正在为了保护世界不受已经暴露的威胁,或者还没暴露的威胁而破坏忙来忙去。

在班吉终于受不了准备赶人的时候,沃克终于快速的说出了那句梗在喉咙里很久那句话。

“你难道不觉得他很小吗?”

电子设备和瓷砖地板亲密接触发出的惨烈的声音引起了整个大厅的注意。

当我们故事的主角,传说中的传奇特工伊森亨特刚刚结束与部长的谈话从隔间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沃克七手八脚的试图去清理地上那堆已经成废品的残渣。

“嘿,怎么了?你们吵架了吗?”

班吉怜悯又嫌弃的看了一眼因为伊森的靠近头都要扭歪过去的沃克,然后耸耸肩轻松的说:“没,只是这头熊笨手笨脚。”

等到伊森终于一脸奇怪但是还是转身离去的时候,下一秒班吉就被抓住了衣领:“摔坏公共财产的又不是我!”沃克气急败坏的说。

“噢!说出那种离奇的话的人也不是我!”班吉不得不承认沃克真的高大强壮得像头熊一样,他的双脚差一点就要离地了,就一点。

“……你真的不觉得,不觉得,他很小一只吗?”

班吉觉得他心里的问号都已经写在脑门上了,但是他决定挣扎一下:“我不太明白。”

这时沃克展现出了他极少时候露出的那种循循善诱的表情,让班吉一瞬间就想起了周日在家睡觉然后被一阵敲门声吵醒然后一开门外面是什么时候都不该出现的推销员,然后想一拳把其揍进地板但是并不能的那种心情。

当然前者是打不过,后者是――拜托我们是特工诶,就是电视上演的很酷的那种,所以我们不能对一般人这么做,就是,你们能明白吧?

好吧言归正传。

沃克字正腔圆吐字清晰的说:“就是,难道,难道你不觉得他像个鹿宝宝吗?”

“……”班吉发誓他已经在很努力的想要理解美国肌肉男的脑回路了,但是他做不到。excuse me?鹿宝宝?

班吉脑子里不受控制的开始上演诸如类似徒手攀岩,悬崖飙车,飞跃楼顶,扒机舱门式劫机之类的动作片。

老天,我们小时候看的小鹿斑比难道不是安安静静在草地吃草,快快乐乐在森林玩耍的那一类小鹿吗?你见过无畏空降兵小鹿吗?

“他眼睛很绿很亮很……吸引人,动作利落又灵活,重点是……他身材很小……像……”

“停,停止。”

班吉命令自己不要再听下去了,在沃克说出第三个“小”字的时候,班吉真的感觉事情不太正常了。

噢,看看我发现了什么,我们的印第安战斧先生他的耳朵那是红了吗?

没关系班吉,我会让你没事的。每当伊森对自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是多么可靠啊,还有他伸出自己健壮的手臂拉过自己的肩,还有他永远坚定不移的脚步和坚毅的背影。

但班吉是谁,他自认为处理信息的能力一流,所以他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他只是说:“还有吗?”

“我就是觉得他小小的,看起来一点都不强壮,然后还经常无辜的用亮亮的小鹿眼到处放电。”沃克总结了一下他的发言。

班吉悄悄反复确认了一下他突然转身就跑不会因为慌张撞到别人之后,哗的一下站起来快速说了句:“我突然耳朵有点疼我要去厕所缓一下。”

然后他趁着沃克不明所以的时候,脚底抹油溜进了卫生间。

“我敢说沃克肯定暗恋我们伊森。”班吉紧急的发言。

“我们伊森?什么叫我们伊森?你这话说的像是闺密被抢走的少女。”卢瑟坚守自己的吐槽役。

“难道重点不应该是暗恋吗?”伊尔莎有时候真的觉得能抓住重点的人少得可怜,她迫切需要能理解她的统一战线队友。

于是她把这件事告诉了茱莉亚,顺便进行了一翻学术讨论之后宣布了一个劲爆(的有待考证的)消息。

“哇哦……看起来大家都不知道伊森常年是全部门性幻想对象第一名。”

“那第二第三是谁?”
“这是我们应该关注的重点吗?”

现在该有人担心他们这些同伴的可靠性和分析信息的能力了,拜托,拿出点出任务时候的精神来好吗?

“茱莉亚怎么知道这个的?”
“这难道还是我们应该关注的重点吗?”

“嘿,嘿,你们在这里讨论什么呢?”是他们的首席参谋长先生。

布兰特迟疑的走了两步,在看见伊尔莎的同时飞快的确认了一下自己没有走错洗手间,然后他就被抓着听了一下前因后果。其实他更觉得自己在看群口相声。

“这么说的话……前几天沃克特工也来找过我。”然后他硬生被这几双目光盯着发毛,说真的我们特工的生活已经贫瘠到这种程度了吗?

“你问怎么和伊森正常交流?”

这是什么奇怪的问题?是伊森听不懂人话还是你不会说人话?

“就,你问他答正常说话啊?”老天,布兰特都快觉得自己也不会说话了,这种事不是应该回去问自己妈妈吗?

“但是我们总是,说个两三句就开始吵起来……”

那是因为你总管不住自己的嘴,三句话里不带一句挑衅正常人不是都做的到吗?还有你叫伊森出任务的时候总站在你身后也很难让人理解,那可是传奇特工伊森亨特ok?

“那就少交流多做事。”

“可是,可是!作为队友我们不应该……就你懂的,关系更密切一点吗?”

然后布兰特就看着这个比自己高出十厘米的壮汉意有所指的瞄了一眼班吉那边,伊森在他的队员们中间,大概是在讲什么俏皮话吧,他们笑得很开心。

啊哦,看看那个嫉妒又不甘心的小表情,在这位前CIA特工脸上是真实存在的吗?一瞬间他们身后的布景板都变了,好像这不是在总部大厅而是在青春洋溢的高校校园。天真无邪的少年少女们因为简单的喜怒哀乐暗自较劲着。

布兰特感觉他终于发现问题所在了。

“没事的,你已经是我们的一员了,少说多做,早晚有一天你也能融入小队的。”在经历过那么几次呼吸着绝望气息的空气,互相的性命都握在对方手上,用尽全力和时间与死神赛跑之后。

酝酿出这么一句话,布兰特都要被自己感动了好吗,然而他发现对面那头熊根本没在听。

他盯着被簇拥在人群中的亨特(为什么不是伊森,因为他不想老是被叫沃克),伊尔莎很随意的搭着他的肩膀,卢瑟靠在一旁的玻璃门上,班吉在他们中间做着那些令人发笑的搞怪动作。他们都笑开了,甚至路过的其他同事也被逗的忍俊不禁,然后他们和路过的人打个招呼问个安,像是最普通而可爱的办公室午休时间。

操他的,沃克恨恨的想,这是上天给的什么惩罚吗,他不想再继续看下去了可是他的脚迈不开一步,眼睛也是,似乎连眨眼的功能都消失了――该死的伊森亨特可以不要再散发他该死的魅力了吗!

他在心里暗暗的骂着,然后上帝好像听见了他的祈祷似的,下一秒,伊森亨特就朝着他这边看过来,他们在空中接住的对方的眼神。


伊森最近觉得怪怪的,不仅觉得怪怪的还觉得自己孤立无援。

他的那些绝佳好队友们(谢天谢地至少在出任务的时候他们还是配合得天衣无缝),最近总凑在一起说一些悄悄话,每次他一靠近,他们就都作鸟兽散。

伊森觉得非常摸不着头脑,他反思了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并没有什么能让他的队友们把他排除在外的出格事件啊,再说出格不都已经是设定了吗。

还有就是他的新队友奥古斯特沃克。

上次在雪山上那件事还没翻篇吗,明明自己也态度诚恳的道歉了,现在都做了队友了不计前嫌好好合作不是才应该是一个优秀特工应该做的事吗?为什么老是觉得有一股不友善的视线在身后盯得他毛骨悚然?要说都是CIA太不讨喜了。

说真的,伊森还以为他们的关系还有很多改善的余地,甚至他几乎都以为他们的关系经过上次那件事已经改善了呢?

说到“上次那件事”,噢……伊森感觉脸有点热,虽然有点难以承认,但是他确实没那么不喜欢沃克……好吧其实也不是很难承认,他就是挺喜欢沃克的。甚至觉得他有点像可爱的那种毛绒绒的熊。

那就是一次普通的任务,对普通的能构成生命威胁的那种。

不不,这些都不重要,伊森快速跳过着这些毫无用处的旁白。

总之就是他们俩被分到一块深入敌营,对于两个身手很正的外勤特工来说真的很正常了。但在撤退的时候却出现了和情报上不一样的多了一倍的敌方增援阻挠。

然后伊森受伤了,为了救沃克,又一次。

那个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浑蛋捡起枪对准沃克的时候,沃克刚刚把刀从另一个浑蛋脖子里抽出来。

伊森也不知道为什么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体就已经比脑子先动起来了。

他感到剧痛沿着脊椎爆炸,他看见那个被他撞开的比他高出一大截的男人眼睛里盛满惊恐愤怒和痛悔,还有什么他看不懂的东西,震耳欲聋的枪声在耳边响起地上那个混蛋彻底死透了。

一切就像慢动作一样,虽然这个想法很危险很不合时宜但是在被沃克坚实的胸膛接住的时候他还是有点放松的出了一口气。

“我都说了你那样的做事方法不行。”沃克抱着他滚进掩体的时候他故作轻松的喘着气说,好像刚刚中弹倒地的不是他一样。

“闭嘴!”沃克眼睛充满了红血丝,本应该是难听而令人讨厌的一句话在他颤抖的尾音下变得气势全失。

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不正常的呢?

是沃克的一只手开始小心避开伤处圈过他僵硬的身体的时候吗,是他轻轻把伊森前额在混乱中散乱的发拨开,用手背蹭掉他脸上别人的血的时候吗,还是说是他们俩无视掩体后突然响起的更强硬的枪声,沉浸在和对方交织的呼吸里的时候呢?

伊森不知道,他只是在外面那阵枪声逐渐平息,其他的队友大声呼喊他们的名字的时候听见头顶传来微不可闻的一句话。

“以后站在我身后吧。”

那句话轻轻的悄悄的,立刻随着硝烟散去消失在空中。但是伊森还是听见了,就是听见了。

“噢拜托,先生们,我们这么卖力的喊叫,不是让你们在这里安静装死的。”伊尔莎翻了个白眼,看着在掩体后面藏得好好的两个人亲亲热热的抱在一起。

“拜托你们回去再上演生不离死不弃的狗血戏码好吗?”

“不我现在整个背都很痛我起不了身了。”伊森瘫在沃克身上,甚至顺便把头埋进了对方肩窝。

然后沃克就从善如流的顶着小队的目光尽量平稳的把人抱起来送上了飞机。

……

“……伊森?伊森?”

伊森终于把自己从回忆里拔出来的时候一转头就看到的是刚刚他脑海里那个人。他显然并没有做好任何准备,整个人在靠椅里小幅度的跳了一下。

对面的沃克也被他弄得突如其来的紧张起来,他有点磕磕巴巴的说“呃……那个,我感觉我有必要找你谈谈……”

伊森坐直身体赶走脑子里其他的东西重新集中起注意力。“你说吧沃克,我在听。”

“叫我奥古斯特。”对面的人突然说到。

伊森感到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了,他张张嘴就只发出了疑问的声音,什么?

“可是沃克比较顺口所以我……”

“好吧好吧,这不重要,至少不是现在最重要的。”沃克有点慌乱的打断他,显得有点口不择言。

“我想说,我,我为我之前做过的那些错误的不当的事感到很抱歉。”

哪些?偷偷盯着我看还有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在我的桌子前转来转去吗?

“成为队友之后我还经常挑衅你,质疑你的决定,给小队添了许多麻烦……”

“噢……这可真是……”班吉在他们身后不远的拐角处低声说着。

“看看我发现了什么……可真是……”是班吉身后的卢瑟。

“太超乎意料了。”伊尔莎举起手机,然后拨通了茱莉亚的电话。

“说了,这么多,我是,我是想说,能成为队友我很高兴,我……”

伊森突然笑了,他柔和的打断他一波三折的结巴,沃克立刻闭上了嘴,是真的很像傻乎乎的熊啊,伊森想。

“你是来告白的吗?”伊森说。

“什……我……”

“我问你,你是来向我告白的吗?”他又耐心的重复了一遍。

沃克重新站定了,他直视着伊森也毫不避讳的直面自己的心情:“是的,伊森亨特。我想拥有你想的发疯。”

“我都原谅你了。”伊森说,顿了顿他又说:“我现在是你的了。”

伊森再一次笑起来,沃克想着就是这个笑容,现在它属于我了。




“噢,我想起个事,不如我们现在就去部长那去把假请了回家结婚怎么样?”

Fin.





评论(17)

热度(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