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水.

停止你的嫉妒行为!

【龙虾刑警/PWP】一个酒后事故

杜宇飞x陈笠

ooc

昨晚看完电影之后的激情爽文

没脑子

写着给自己看的










 龙虾刑警



杜宇飞这人,第一是话唠,第二能演,第三就是,只要他想装傻,没人能叫醒他。

他睁着双不清明的眼,双手掐上陈笠的腰的时候,想的是后街暗巷墙上贴的那种小画报,嘴里冒着嘶嘶的浑浊的酒气,他对面小年轻却要一边手忙脚乱的撑着这个高大的男人摇摇晃晃的身体,一边注意着脚下,给自己在满地狼藉中腾一个落脚之地。

“队长,队长,哥,站稳了,别倒!”陈笠一脚踩在一个散开一地花的文件夹上,险些就要后脑勺砸地。

偏偏高他大半头的人还要一边拉扯着他,一边又站的颤颤巍巍的要往他身上倒。结果他们两人就保持着这样诡异的状态,在狂欢过后的警局大厅里,像两个完全不会跳舞又硬要摆起架势的人,踩着滑稽又搞笑的步伐,一不留神下一步就要摔个彻底。

和这种人跳舞决计不可能,陈笠心想,但凡有点暴牙的女人他都不想要,怎么会是这种胡子拉碴的死鱼眼中年男人。

“想,想什么呢……给我看,看着路。”即使酒精让他的脑子一片浆糊,但杜宇飞臭屁的本性依旧丝毫不受影响。

他一脚踢开路上的锡罐酒瓶,这个动作使他身体前倾,他和陈笠仅仅只隔了一丁点距离,他甚至能看到男人半耷拉的眼皮上有几根睫毛。

陈笠无处可逃,被迫吸进了一口浓重的酒气,这时面前的男人收手一把捞住了他的腰才让他没有狼狈的摔个四仰八叉。

还颇有点眼疾手快的,倒像是个清楚人。

他有点分不清到底是自己醉了还是杜宇飞,他自己也喝了点。高兴的日子嘛,总得都喝点。

小花到底是个姑娘,还是单身,早早的被一帮老爷们打发回去了。她虽然老大不情愿,直到临走前一刻还踩凳豪言,非整整闷了一整听啤酒助兴,但也知道识人好意,乖乖和其他女警员结伴走了。

能叔就陪了他们一群愣头小子两轮,就悠悠退场了,人老嘞,哪还和你们这瞎折腾。

走时还不忘悄悄和陈笠咬耳朵,你队长要面子,死鸭子嘴硬多,看着点,别让他吐一警局,明天又要轮着挨清洁阿姨臭骂。

还看着点他,现在怎么把神志不清的这人弄回家都成问题,陈笠在心里腹诽。

刚刚准备摸摸自己的手机是不是还在身上,突然杜宇飞一个脑袋就砸在他肩上,吓得他赶紧去扶稳了。

“队长你说啥?”

“叫哥,哥……”杜宇飞大着舌头含含糊糊的嚼着那些字,双手绕过陈笠拍在窗户上,哗啦一声,锁上了。

陈笠有点窘,他现在倒像是被杜宇飞整个圈在怀里,但对方动作迟缓,也迟迟没有其他什么动作,他又为自己徒然的想法感到荒谬。

“以后……别,别穿那种有洞的裤子,衬衣……别开俩扣……”对方絮絮叨叨的念着,他好认真听了会,才得到这么句没头尾的话,登时觉得脑子转不太过来了。

等他反应过来,才发现现在他是结结实实被对方抱在怀里了。俩大老爷们,相差着这么个十几岁,他不该有什么多余的想法的。所有那些上级的,战友的,兄弟的情谊上的东西,一个拥抱来承载完全没有差错。

可是就是不一样了,他感到周身的空气变得燥热,虽然根本没有更多多余的事威胁他,他却本能的想要紧张,呼吸变得急促,心跳开始不听使唤,手脚的血液急不可耐的往他脑子里冲涌。


链接在评论。

评论(32)

热度(43)

  1. 来一包地瓜干。覆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