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水.

停止你的嫉妒行为!

【狼人x女巫】峭壁

玩个桌游都能玩出文也是说写就写的体验qwq



00开始。
很久很久以前,在莱茵河畔一座崖壁陡峭的山顶上,有一个名叫"杜斯特瓦德"的小村庄。不久前,这个小村庄每晚都会受到狼人的侵袭。每个夜晚,狼人都会在村中进行抢劫,并且会有一个村民成为这群狼人的牺牲品。然而村民们不会坐以待毙,他们试图寻找出这些白天隐藏在他们之中的狼人。
01
今夜没有月亮,夜色吝啬的藏匿起唯一可以照亮这座与世隔绝的孤独的村庄的光源。黑暗在森林中肆意张扬着爪牙,高歌着愚昧羸弱的村庄再一次被收归于暗夜。

这样的夜晚,没有任何一个村民会踏出自己的家门半步。

因为他们不仅要祈祷今夜付出生命的不是自己,还要提防心存不轨的同伴。不是所有人,都是全心全意保护这个摇摇欲坠的村庄。什么在活下去面前,都显得不值一提。

阴风卷起一阵像是野兽嚎叫又似心怀怨恨死去的冤魂哭喊的声音,村舍的窗户发出阵阵战栗的声音,后院里的牲畜们尖利的叫声一遍又一遍的撕扯着人的神经。

一个身影隐藏在森林入口处树木的巨大的阴影下,警惕的来回环顾周围之后,她犹豫的向森林深处迈开步子。一边移动自己的腿一边频繁的回过头去,小小的村子在暗夜的包围中一动不动的盯着她。
最终她猛地一转身,消失在小村的视线中。

树叶被踩得发出吵人的声音,但是不用担心,风声会吞噬一切。她的脚步那么急切,她甚至顾不上那些挡路的树枝。它们的命运最终不是被她粗鲁的扯开,就是葬身在她凌乱的脚步下。
此刻没有什么能阻挡她的脚步,她要去见她的心爱之人。

那个白天隐藏在村落里,夜晚变为残暴的化身的心爱之人。

最后她气喘吁吁的停在一片像是天井的地方,厚重树枝在这里怜悯的打开一个开口,让阳光能透过此处落下来,当然永远不可能是现在。她听着周围呼啸的风声,双手撑着膝盖一边喘气一边用眼睛在黑暗中搜寻那个身影。那个,她心心念念的爱人。

嘿,亲爱的,你在哪。
她有些急了,苦苦的抓住一个相见机会是这么的不易,而她调皮的恋人却似乎存心让她着急似的藏在黑暗里迟迟不现身。在黑暗中她的喘息声被无限的放大,正当她感觉要被缠绕上来的失落感击倒几乎要跌坐在地上的时候,一个结实而温暖的臂膀接住了她。

这一瞬间一种被折断翅膀的绝望一跃回到天堂美好的感觉甚至让她要落下泪来。
爱情像毒药一样的把她的心腐蚀殆尽。就像每天夜里她亲手调制的那些药水一样,绝对的,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他们交缠在一起,男人的唇急切的寻找着她的,而她的手一样急不可耐的攀上他强健的身躯,他们忘情的互相抚摸慰藉,用力的啃咬对方的唇直至口中充满腥甜的铁锈味,那么的奋力要把对方嵌入自己的身体,像是下一刻就要死去。

她注视着他那双蔚蓝的眼睛,如同海洋一般的浩瀚在这漆黑的森林中竟熠熠的闪着幽蓝的光芒。她感觉像是要被吸入其中似的,这一刻,她完完全全的把自己奉献给他。

一个凶狠的,嗜血的,暴戾的,罪恶的白天隐藏在村民之中,夜晚行凶作恶的狼人。
她的爱人。

狼人紧紧着拥抱着她,她感到他胸腔里跳动着强有力的节奏,这比什么都让她安心。他此刻与人类看上去无益,但是她知道,只要在满月之夜,他便会变成一个有和狼一样的尾巴,拥有较长的吻部,内脏器官与狼没有差别的人。到那时他会残忍的杀害村民,并且洗劫村子。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这只是满足他的一个普通的欲望罢了。她要做的便是支持他,她会无条件的站在他身边。甚至必要时,把她自己的生命也献给他,她满足他任何愿望。

但是他严词拒绝了她,他说她是他的爱人,他们要永远在一起,他要她活着。
当她听到他的宣誓一样的话语时喜悦的几乎要昏厥过去,但其实她可以做到很多事情,她甚至可以使任何人起死回生。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她决定不再提起这件事,因为她满足他任何愿望。

狼人恋恋不舍的松开他的怀抱,为她把散落的额发重新别在脑后。
你快回去吧,已经快后半夜了。明天村子里也许还有事。他说。

女巫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她懂事的点点头,又抬头看看天空,在轻纱一般的云层后一轮银白的新月若隐若现。
她最后深深的看着他,像是要把他的身影永久的映在眼里,然后消失在来时的方向。

02
村子里又有村民遇害了。
幸存的村民被互相猜忌和怀疑一点点侵蚀,让悬崖峭壁上的小小村庄更加感到隔阂与冰冷。

女巫沉默的看着面前已死去的人,他的尸体已经冰凉,浑身上下遍布不堪入目的伤痕,甚至碰一下就会让他的身体土崩瓦解。
抱歉……我已经无能为力了。
女巫低下头不去看门外焦急等待着的村民们,目光低低的不敢迎上那一双双急迫的眼睛。

你可是女巫啊,村子里只有你能救大家了!除了你,没有人能治好他了!他可是保护我们村子的警长啊!
女巫的头埋得更低,她只是紧咬着下唇不发出任何一点声音。

最后人们只得小心翼翼的带走了已故村民的尸体,埋葬在后山上。

女巫明白警长对村子是多么的重要,他保护着村子,在他的庇护下村子和平的生活了许久许久。但是就在一周前前,惨案发生了。村口的一家人被残忍的杀害,第二天在村落的主干道上被发现,尸体残忍的被撕扯的支离破碎,伤口看起来就像是被野兽锋利的爪牙迫害而死。

那天起每晚都会有村民遇害,到今天为止已经死去了七个人,村落里终日人心惶惶,在这悬崖峭壁上仅有的一点为生的田地也被荒芜,村民陷入了相互猜疑的漩涡中。即使这不是处于他们的本意,事实是这个渺小的村落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凋亡。

因为黑夜的血腥恐怖,更重要的是被恐惧吞噬的人心。

女巫险些被洒出的药水灼伤,她无法抑制内心的恐惧,她的手控制不住的一阵阵颤抖。

她在村民面前说了谎,她并非不能救活那个死去的警长。她可以救活任何人,包括她自己,因为她是这个村子里强大的女巫。但是她在村民面前说了谎,她欺骗了村子。因为恐惧。

恐惧让她心怀疑虑,恐惧让她决定不去救那个死去的村民。狼人就隐藏在村民之中,每一个死去的村民都有可能是狼人。她自我安慰着,心存侥幸。

但是她错了,第二晚依旧有人死去,那惨状甚至让村子里的男性都忍不住逃离。女巫被强烈的恐惧冲击着,同样在她心里徘徊不去的还有深深的愧疚之情。她错了,因为她的过错,那个原本应该回到自己家庭里去的无辜的警长就这样离去了。女巫没有办法面对他的亲属,她逃也似的离开了。

这天将要入夜的时候,她抓紧出门采摘夜晚需要的最后一点药材,半路上却看看见人们都对她避而远之,甚至孩子们看见她都远远的逃开。她感到很奇怪,却找不到任何一个人愿意和她说明的人。
终于,她抓住一个瘦小的女孩子,那女孩一下子剧烈的挣扎起来泪水和尖利的大叫声一起深深的扎进她的心里。女孩大声叫喊起来,你这个该死的狼人!隐藏在村子里害了这么多人!放开我!你这个该死的狼人!
女孩的话像是在她脑子里投下了一颗炸弹,一瞬间她感到天旋地转,眩晕的感觉让她眼前一阵模糊,那女孩乘机用力甩开她用全身的力气跑走了像是逃离一个恶魔般的劫后余生。直到夜幕吞噬最后一点白天的光芒她才浑浑噩噩的回到自己的屋子。

最后她也没能采到那救人的最后一点药材。

03
那一夜直到现在还让女巫觉得不可思议。

她呆愣的看着门口浑身长着灰黑色毛的动物,它双眼通红,像狼人一样有着较长的吻部和尾巴,喉咙里正发出可怖的喘息声。

这是一个狼人无误。

但这一刻,女巫却缓缓地朝着门口那个狼人走去,那个狼人全身血污,无疑是需要马上治疗的。
女巫朝狼人走去,像是忘记了恐惧,她明明看见那张嘴里锋利尖长的獠牙,鼻腔里充斥着那熏得人阵阵反胃的血腥味。是什么驱使她没有立刻转身拿出药水在狼人还没对她动手时抢先一步杀掉他的呢?女巫不知道。

她一步一步走上前去,在伸手触碰到狼人硬厚得有些扎手的皮毛之后她找到了答案。
她在那一双布满血丝的双眼中寻到了一丝蔚蓝的颜色,那被红色火焰包围的海水是多么美丽,她着迷的盯着它们,双唇竟轻轻贴上了他尖利的獠牙。

她救了那个狼人,用她自己的血弥补了最后那一种药材。
那一夜他们成为了爱人。丘比特像是对村庄经历的惨状浑然不知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04
清晨时分,村子被静谧窒息的气氛包围着,那种安静像是没有任何一个生命存在,令人窒息。村落的晨曦被山林中的迷雾打湿,迷迷茫茫从远处透不进一丝希望的光芒。

女巫敲开村长家的门。她看着村长像雕版一样的苍老的面容,他那双因为年岁浑浊的眼睛从容不迫的注视着她。
我杀死了昨夜里作恶的狼人。女巫平静的看着老村长的眼睛这么说着。但是我的药水并不能让作恶多端的狼人消除它的罪恶,我们必须让它在村落中央被处刑,让每个村民都看到,这样才能保证村民们不被狼人的罪恶侵蚀他们的心灵。

村长沉默的看着女巫。良久他说,那就问问村民们的意见吧,如果有任何一个村民作证他看见了你杀死了这个狼人,那么就照你说的做。那么怎么处刑呢?

火刑。女巫微笑着回答。

女巫跟随村长来到了村落中央的空地,随他们而来的还有从睡梦中醒过来的人们。他们并不知道接下来经要发生什么。

今天清晨,女巫来找我说她杀死了在村子里作恶的狼人,有任何人目击吗?村长大声问道。原本安静的人群立马爆发出一阵惊异的声音。一些人看上去之前被吓坏了蓦地就流下泪来大声感谢这上帝的恩泽终于拯救了这个小村庄,一些人仍旧狐疑的盯着女巫目光在她脸上扫来扫去像是要看出她是否在撒谎。

然而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女巫作证。他们站在人群中大声的议论着,没有人向前踏出半步。

这时一个青年大声叫喊起来,他拨开人群走向最前面,他看着村长的眼睛面对着人群大声宣布着他亲眼见到了女巫杀掉了那个凶狠的狼人。他说他躲在自家的窗户底下目击了这一切,勇敢的女巫用她的药水和她神秘的法术杀死了狼人。

最后那个青年直视着女巫,轻轻的对她说,她就像是一个救世的天使。
没有人注意到女巫眼睛里闪烁着温柔如水的光芒。

05
那个青年的家住在山脚下,无疑是离森林最近的地方,人们最后毫无疑问的相信了他的话语。

狼人是一位女性,及肩的短发有着非常美丽的光泽,但此刻它们就和它们的主人一样的肮脏不堪。
它被绑在十字架上,低垂的脑袋摇摇欲坠,有小孩子甚至拉开了弹弓要把它击落,最后被自家的大人拖到一边。但人们是喜悦的,他们掩饰不住脸上的狂喜的神情,动作比以往轻快麻利的多。村子里强壮的男人兴头满满的把十字架牢牢的固定在地上,人们快速的把柴火堆的老高,甚至快要淹没狼人的头部。

女巫认得这个在十字架上的女人,不,狼人。在还没有被发现,作为一个普通村民生活在村子里的时候,她就住在女巫的附近。是一个为人不错勤劳的女人,但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她淡淡的看着狂热的村民,眼中不带任何的温度。

大火迅速吞噬了那个被干柴包围的狼人,人们欢呼雀跃解除生命危机,似乎之前的麻木都被火焰一起燃烧殆尽。

这时一个人叫住了女巫。他是预言家。

预言家深深的对她鞠了一躬,并对她表示了歉意。女巫毫不介意的伸手回握了他递过来的右手并表示愿意为预言家向村民们解释误会。

女巫召集所有人,对他们说,预言家的预言是没有错的,那个狼人曾经用罪恶侵蚀了她的灵魂,但她凭借自己的法术找回了自我,并在狼人行凶时杀掉了它,现在火焰会连同女巫身上的罪恶一起烧掉,灵魂被侵蚀的“女巫”被烧死了,再也不用担心有狼人的侵扰了。

人们全都因为热血涨红着脸高声附和着,并大声呼喊着女巫和预言家的名字。

现在女巫的在人们心中就是一个救赎的化身。

06
不幸的是血光之灾并没有在这个可怜的村庄消失,第二天早晨小女孩的尸体在她的屋子里被找到,这个可怜的被好心老人收留的小女孩就惨死在自己家,与她一同被发现的还有女仆的尸体。

村民们昨日短暂的安心又消失的无影无踪,恐惧重新爬满他们的心头。最可怕的是一晚的死者居然增加了一个,这让人们前所未有的恐慌。

当务之急是选出新的警长,然后大家一起当面对质。

于是村民们全部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他们争吵的相当激烈几乎已经开始相互打起来,最终碍于村长的面子没有大打出手。
这时女巫淡淡的说,我觉得昨天为我作证的青年不错,他很勇敢。

人们一同停下乱作一团的动作,面面相觑之后看向村长。村长默许了。

于是青年当上了警长。他立刻让人们整齐的围成一个圈,村子里的人已经所剩无几,当他们围成一个圈时,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那种紧张和未知的窒息感。所有人都在心中祈祷。

昨天我们已经处决了一个狼人而血腥事件却没有停止,这说明,狼人不止一个。青年冷静的分析道。听到这句话围成圈的人们一下子发出恐惧而绝望的尖叫声,青年在圆圈中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随后抬手制止他们的声音。

现在,来想想身边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物。

于是村民立刻用警惕的眼神扫视周围的同伴,现在他们不相信任何除自己以外的任何人。猜忌的种子深深在他们的心中植根生长,黑色的藤蔓顺着他们的愚昧愈长愈高。

最终守卫被村民们处决了。难以置信前一刻恐惧的不知所措的村民们后一秒就充满力量,蜂拥而上按住那个敦厚老实的男人,并再次以高度的热情将他处以极刑。

07
预言家死的无声无息,女巫在他的房间里发现了他的遗言并且当着众人的面悲痛的大声朗读。

我愧对村庄,身为一个预言家没有履行自己保护村庄的职责做出正确的预言,我深知自己的罪孽无法挽回,并带着巨大的愧疚在此自杀以谢罪。

预言家的死无疑在村庄里投下最后一个重磅炸弹。小村庄再也支撑不住支离破碎的躯体,轰然倒下。女巫站在森林的入口处,看着毫无生气的村庄和失魂落魄的村民,似是听见灵魂破碎的巨大声音。

村民世世代代的生活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没有人与外界有过任何交流。他们无法从四面的悬崖峭壁逃脱出去,他们也不知道如何从四面八方的悬崖峭壁逃脱出去。现在,他们只能战战兢兢的等待着明天或者是后天就到来的死期,消耗他们的生命,他们已无法做出任何有意义的事。

巨大的森林静静地伸着它黝黑的怀抱觊觎着峭壁上破碎的房屋,那破落令人窒息的景象已不能被称作村庄。

女巫毫不犹豫的转身朝森林深处跑去。没有人再会在乎她的行动。

今夜是一个没有月亮的晚上。

08
我爱上了一个狼人。他有温暖的怀抱,强健的身躯,温柔的眉眼,甚至在满月之夜身上覆盖着灰黑色毛皮,长着巨大獠牙,双眼布满血丝,嘴里发出可怕的嚎叫,仍然是那么的迷人。
在你们决定处决我的那天晚上,我遇见了他,我们联手杀死了他的同伴,并且在清晨敲响了你的门扉。

村民处决了死去的狼人,哦当然永远不会是我的亲爱的,因为我会不惜一切救活他。后来他在发现了躲在树丛中偷看的小女孩并将她杀死在屋子里。我杀死了女仆。噢不要做出这么惊讶的表情,虽然女巫会杀人的妖术只是在人们之中流传但我还是真的会的。

我的爱人顺利的当上了警长之后处决了村里最后勇猛的男人,之后的晚上我们都待在一起,你能明白吗,那种甜蜜的感觉,像是滑腻的蜂蜜顺着你的喉咙一路向下,光是想想就让我全身颤抖。我们在银色的晚上共同享受着鲜红色的快感,不得不承认鲜血甜腥的味道开始让我有点喜欢了,红色的,像是梦幻一样的颜色。

我始终相信这是只属于我和他神圣的婚礼。独一无二的。

杀死预言家的那天早上出现了罕见的新月事件,已死之人的灵魂游荡在村落的上方,他说狼人还有一个,并且是男性。但当时村民的心已经不堪一击,况且狼人还有一个这件事他们早就知道了。那又如何呢?他们做不了任何有用的事。

现在,我要告诉您的是,请您见证我们这对爱人的结合。村子里的传统是得到村子里最年长的长辈的祝福的情侣才会得到幸福,所以在您临死之前,请为我们见证这伟大的爱情。

女巫站在村长的面前,面带微笑。她紧紧依偎在身边的,是那个青年。他正如她所说的那样,高大且英俊,低头看了一眼他娇小可人的恋人,温柔的笑起来。

村长平静的看着他们,轻微的点了点头并疲惫的阖上双眼。在临死前最后一刻,他想起还是孩子的时候听村里的预言家说,这个村落将会葬身于不伦之恋。

现在,预言终于实现。

00终章

女人有一个特别的爱人,他有所有女性幻想的优点,最特别的是会在满月之夜变成另一个不同的形态。
他们生活在森林的深处,那里很平静,有高大美丽的树木有金色温暖的阳光。
虽然在满月之夜充满美丽的银色月光下女人依旧要小心的适当远离她的爱人,但是她欣赏他的每一个英姿并且深深为此醉心。
她从来不担心他会受伤,因为她甚至能让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人起死回生。
他们生活在被悬崖峭壁包围的森林深处。

评论(7)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