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水.

停止你的嫉妒行为!

【铠花/哨向】报告首长!我申请退队!

铠花!铠花!铠花!only

兰陵王和花木兰亲情向!亲情向!亲情向!

私设比山重的哨向,请不要深究。

ooc!!

赶在520写完了,沙雕小短文。

以上没问题的话,食用愉快。




双哨兵
铠x花木兰



01
一切都要从高长恭的哨兵外出执行任务,顺道捡个人回来的事故说起。

八百里外就感知到自己哨兵的向导,火速赶到现场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全须全尾的花木兰,以及她背着的破破烂烂的,呃,看样子应该是个人吧。

“高长恭,给他临时链接。”

一个良家哨兵不带家属私自行动也就算了,还给自己向导找二房,这算什么事,高长恭是拒绝的。

我才不要和一个臭男人链接。

中央塔下属直接行动部队长城特别作战组第一s级向导代号兰陵王的高级向导高长恭在心里想。

花木兰斜着眼用眼角瞅了他一眼,然后她的声音就隔空出现在高长恭脑海里,你想什么老娘听得见,我的好向导,现在,立刻,给这个人链接。

好的木兰大哥,没问题木兰大哥,我这就链接。

今天的长城第一向导也处在被自己哨兵使唤的水深火热之中。



02

有过很多哨兵是什么样的体验?

在向导资源稀缺的长城,作为一个高级向导,高长恭经常在各种场合,被问起这个问题。

通常向导都会用他幽深的眼睛直视提问的人,然后问他,你分过几次手?

这不一样,这太不一样了。

现在有两个人的声音能同时在他脑壳里响起,你一句我一句的,仿佛他就是一个人形传呼机,只是对方的声音并不能互通罢了。

自从他唯一的稳定链接花木兰带回这个叫铠的男性哨兵之后,他精神清闲的日子就结束了。

花木兰对迷途的青年伸出手――加入我们吧,长城需要你这样的有志青年。

青年只是看着她,并不回话。

顺带一提,我们长城三餐不缺,标配双休,节假日加餐,五险一金齐全,运气不好的也不用担心身后事,人没了还配棺材,看见那边的山头了吗,躺的全是我们的兄弟。

高长恭刚心说我们的征兵广告上可不是这么写的,就在花木兰友善的微笑中住了脑。

第二天铠就被送到中央塔做了全面检查,一查不得了,s级哨兵妥妥的,长城司令官开心的不得了,咱们长城人才辈出啊!

于是大手一挥,把这人划给了高长恭,全然不顾他有夫之妇,不对有妇之夫的哀嚎。

美其名曰,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其实高长恭自从和铠建立了临时链接之后已经隐隐感觉到这个人强大的力量还有和自己高相容的适配度了,然而生理接受和心理接受还是有一定距离的。

都新时代多少年了,怎么还搞封建那套呢,三妻四妾的,成何体统。

原配花木兰倒是对自己顶头上司的命令没什么意见,还对这个“新成员”颇加关照,总让她的向导高长恭有一种,“自己捡回来的小动物,自己照顾好”的感受。

这种行为一般包括两个层次,我能自己照顾好自己,同时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一开始高长恭还旁敲侧击的试探,结果只劈头盖脸得到一句:“是你奶不动还是我带不动?”

试探个屁,死了。

好吧,既然我哨兵都这觉悟了,我们做向导的还求什么呢,只能无条件支持了。



03

但是高长恭还是觉得太吵了。

“你的好友,铠,加入群聊。”

他和花木兰1v1的时候除了上战场,他们的精神链接保持高度集中,平常的时候他和花木兰差不多都呆在一起,自然也就不用过多精神交流。

现在作为群主他只想把铠踢出群聊。

这人平常看上去又冷又酷,一双宝石一样闪着寒光的眼睛和高大标志的身材,把后勤和那些搞秘书工作的小姑娘迷的不要不要的。

高长恭感到自己长城第一完美情人的地位受到了挑战。

呵,果然这些表面上看上去性冷淡的男人,心里都住着五十岁中年妇女。兰陵王冷着面罩下常年不见人的脸如是评价。




04

就在高长恭以为这样每天睁眼就被迫听无线广播还不能调台的日子要变得无止无休的时候,魔种异动了。

这是铠第一次和他们一起上战场,但是花木兰看起来比铠紧张多了,宛如是自己第一次。

但是剑士本人却和个没事人一样,他一反常态安静的收拾自己的东西,快速而利落。

然后他对高长恭说:“你把随身物品和给养分开打包。你是向导,不必那么辛苦。”

其实铠很少说话,这可能是高长恭为数不多的直接听见他的声音。他的声音沉静却不浑厚,像轻轻震颤的金属。

在s级向导还在懵圈的时候,语出惊人的铠已经转到花木兰那边,出乎意料的,他顿了一下,然后目光有点飘。

“木兰,你,战斗的时候就注意自己就好了,我会保护向导的。”

高长恭一边在心里喊着,别向导向导的,老子有名字,突然他猛的察觉到一丝异样,顿时心情复杂了起来。

但显然那边精神迟钝的两个哨兵和他一点共鸣都没有。

被点名的女哨兵从她擦拭大剑的动作中不明所以的抬头,眼中一点一点冒出的却是哨兵本能的挑衅,她从下到上盯着和她分享同一个向导的男性哨兵。

“这是我的向导。我有必要也有能力保护他。”

等一下,等一下,这个走向开始变得奇怪了!高长恭在他俩都听不见的频道呐喊,你们能不能先等我搞清楚一下状况。

空气里爆炸充斥着瓣菱花的味道,仔细的辨认之后,还有淡淡的檀香,但相比起花香,它就显得可有可无多了,只堪堪在外围退让着,并没有战意。

铠站在花木兰面前,他们只隔了一个身位。他不常外露情绪的脸上还是没有什么波动,但高长恭还是感到,过于安静了,不仅是精神频道里,还是铠深蓝色的目光,甚至那股浅到快无法辨认的檀香。

然后像是在时间里静止的铠微微垂了垂眼,不知道是对屋子里的谁说:“抱歉,我失言了。”



05

消毒水的味道太刺鼻了。

高长恭看了一眼身旁带着厚重面罩的花木兰,慢慢放出自己的信息素轻柔的包裹着哨兵,这让她感觉好多了。

医院里铺天盖地的消毒水和单调刺眼的白即使是普通人都会本能的抗拒,何况是他们这样的“少数人”。

向导能感受到哨兵强烈的不安情绪,即时他一直在试图安抚她,但是每当他们经过一个探视窗的时候,那些哨兵痛苦的形状都能透过玻璃刺入花木兰的身体里。

“呼吸,木兰,深呼吸。”高长恭握住花木兰的肩膀,他手掌的温度透过布料层层的传递,良久哨兵终于平静下来。

“你没必要这么自责,战场上的事,谁能预料到呢。”

花木兰不回话,只有瓣菱花香在空气里哀哀的滚动。

高长恭在心里叹口气,只有去揽她肩膀给予更大的安抚。“回去吧,再待下去你的精神状况我也保证不了。”



06

独自坐在玻璃窗外面看着病床上那个人的时候,高长恭很难不去回想当时的场景。

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已经埋进了爆炸掀起的沙土里。血水和泥水混在一起,他费了好大力才挣扎出来,睁眼看见的是那个蓝色的剑士血肉模糊的后背,和他反身重回战场的身影。

他看见名叫铠的男人,周身闪着银蓝色的辉光,魔铠像有生命一样吞噬着他,那片露出森森白骨的后背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然后魔铠的碎片争先恐后的啜饮鲜血,吸食骨肉,直到他们完全融为一体。

高长恭不是没有领教过顶级哨兵超凡的身体特质,但这堪称恐怖的场景还是结结实实把他震慑住了。以至于精神链接里传来花木兰焦急的询问声的时候,他差点没反应过来。

但同时,他又察觉到自己的哨兵有些心不在焉,甚至是烦躁。

那时要是尽早把她招回身边就好了,高长恭眼神暗了暗,却又深知她执拗的性格,目光穿过玻璃在铠身上游离了一圈。

高长恭脑海中不受控制的浮现出他们找到花木兰时,她抱着那个男人,身形的差距和伤口的痛楚几乎让她摇摇欲坠,她半跪在地上一边试图按压他的伤口一边手足无措的害怕再对他造成什么伤害。

那是一副什么样的场景啊,她的五官拧在一起,眼泪不停的从眼眶里奔涌出来,在肩膀一蹭,一张脸都不是脸了。

一向坚硬的哨兵盯着他,一双眼能烧死人,看着向导脸上不知道在哭还是在笑,只有绝望和恐惧肆意透过眼神扼住他的咽喉。

高长恭一刻不离的陪着花木兰完成她的手术,尽一个向导能尽的最大努力,帮助她度过了所有难关。

但这玻璃对面的人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高长恭闭上眼,展开精神图景,祈祷着能尽快收到玻璃对面的回应。


07

“木兰!冷静,冷静!”

“我怎么冷静!全军区都知道我抱着那小子哭的撕心裂肺的样子了,我就快以为收拾收拾准备给人埋山头上了!结果呢!”

“我现在就去掐死他!我这良家哨兵的脸还要不要了!”

“……反正自从你带他回来……咳嗯!对不起我什么都没说。”高长恭做举手投降状住了嘴。

花木兰却一反常态的安静的很。

高长恭一旁瞧了瞧,抱着双手踌躇着,最后小心翼翼的说:“你不会是害羞了吧?”

说完在哨兵超凡脱俗的反应力之前,一个闪身,隐匿了气息,消失在屋里,花木兰刚张口要骂,好家伙,精神链接都给屏蔽了。

好一个求生欲。

不管怎么说,现在的状况就是,所有人都觉得已成定局的将死之人铠,在昏迷三天之后毫无征兆的苏醒了。

高长恭觉得这肯定是今年军区十大未解之谜之首没跑的。但作为一个尽职尽责的向导,他依旧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去见证奇迹的时刻。


08

“那个什么……那天的事,谢谢你啊。”

彼时铠已经能靠在摇高的床垫上了,他牵动嘴角露出一个很轻笑容说:“没什么,应该的。”

高长恭之后很多天又都和铠呆在一起,帮助他接受治疗和康复,期间花木兰只来过屈指可数的几次。都是在铠睡着的空档。

“大哥,您能在我工作日来否?”高长恭有点头痛,但对自家哨兵也只能把委屈往肚子里吞。

“……他看起来还不错?”

高长恭心里流下一把老父亲的眼泪,女大不中留,心里都没我这个爹了,净知道看小男人。

“我不喜欢这条消息,撤回去。”

“您的好友兰陵王已撤回一条消息”

真是毫无向导权。

花木兰前脚刚走,铠总在不久就醒了。

就在他看着门口的方向的同时,感受到身边高长恭审视的视线。

“……你看什么?”

“你们俩现在语气都一毛一样。”高长恭发出了福尔陵王的声音。

铠:“……”

铠:“对了我有个事问你。”

高长恭斜他一眼:“有屁快放。”

“我们俩,就哨兵和向导……会不会有,结合热啊?”

“大爷您请这边滚可以吗?”

高长恭开始庆幸这里不是军区食堂或者随便一个充满耳力过人的哨兵的地方,他真的一点不想成为一堆大男人的视线中心。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我和你的适配度超过80,但我和木兰的链接更高,达到了90,结合热是不会出现在,我们这类高相容链接人群的。”

铠长长的哦――了一声,好像如释重负。高长恭心里一万句mmp但是为了保持自己的高冷形象还是决定在心里把这人千刀万剐。

什么玩意。


09

无线广播消停了好一阵子又开始吵起来了,高长恭不得不威胁铠:“你能不能收敛点,不然我就要屏蔽你了。”

那人显得满不在乎:“那随便你。”

高长恭是什么人啊,除了我大哥还没人敢对我这么目中无人,他冷笑一声:“呵,你以为我有多少黑料能当故事给木兰讲?”

西北砍王秒怂:“别,大哥我错了。”

现在高长恭天天吃自己两个哨兵的瓜吃的不亦乐乎,日常脑补出一场以命换命,生死之恩的惊天地泣鬼神的单恋大戏。

直到有一天,花木兰和铠两个人讨论扔出去的轻剑到底能不能自己回到手上的问题时打了一架之后,被罚两个人手牵手在饭点搬着小板凳坐在食堂中央。

“他肯定作弊了!”是花木兰愤慨的声音。

而铠只是坐在来来往往的饭香中整个人陷入迷失状态。

高长恭端着碗看戏不嫌事大的坐在两个哨兵隔壁,周围来来往往的人都对他俩行注目礼。

蓦地,向导的脑海里突然有规律的出现低沉而有力的声音。

砰砰,砰砰。

砰砰,砰砰。

他愣在那里,然后猛地意识到,这是心跳声。

是那两个哨兵的心跳声。

渐渐的,那两声心跳重合在一起,砰砰,砰砰,一声一声,像雨水滴落在地面,破裂成一朵小巧而精致的花儿。

明明振聋发聩,却和二月的春风一样有着潮湿而温暖的气息。

高长恭眯起一双眼,哎呀,这就有趣了。


10

“大哥,你自己和铠说行不行?”

“大爷,你自己和木兰说行不行?”

“报告首长,我申请退队!”

fin.


感谢阅读,我真的不是兰陵王黑粉。

评论(7)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