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水.

停止你的嫉妒行为!

【水蓝/杰宝】夜星


深夜胡言乱语产物

这两天真是心情大起大落的两天

ooc
胡编乱造

rps请不要上升真人










王柳羿进房间的时候喻文波已经背对他睡着了。


他盯着这个十八岁的少年看了一会,看不见眉,看不见眼。他又想起来他们夺冠那一瞬爆裂开的狂喜,和喻文波那个用力过度让他喘不过气的拥抱,他在快要窒息的边缘感受着单纯而盲目的快乐。


然后他发现喻文波穿着外套就睡了。


从长达三小时的约谈中结束,已经是很深的夜了。空气很凉,他从室内走出来,上海最近有霾,但是他还是半仰着头,长长的吐出了肺里的浊气。

他长久的站着,任凭夜露凉的让鼻尖都发酸,眼角也黏黏的,寂静的夜里,连呼吸都过于清晰。

许是眼里的水光折了月光吧,他忽然看见,远处的远处,有一颗星星,执着的在一片灰蒙蒙的云中黯黯的亮着,更因为周围都一片昏暗,才能让它这么明显。

王柳羿固执地盯着它,不管飘渺的云将它遮盖也不肯眨眼,一直到不知何处起的风吹散了那云,他看见月亮了。

他突然想起老家江西那些远山,一到月明星稀的夜晚,山的影子就遥遥可见,薄纱一样的云成片而过,月亮就在九天之上,很亮很亮。

原来不知不觉,早就已经走了这么远了。

这时有人搭上他的肩,对他说,夜很深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王柳羿想过很多种可能,但都没能想到,他回到房间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熄灯休息了。


他踩着拖鞋慢悠悠的经过队友们的房间,越往后越觉得脚步挪不动,等到终于到他自己和喻文波的那一间,他甚至停下了。

还好,喻文波也已经睡下了,这让他如释重负。

他关了灯,轻手轻脚的摸上床,被子一掀却摸到一张纸。没办法,只能打着手机屏幕的光看了。


喻文波从王柳羿出现在走廊尽头的时候就已经躺上床了,他两手抓着被子,感到人生少有几回像现在这样的紧张。


紧张什么呢?害怕王柳羿离开吗?害怕他们才一起携手走过一座高山就要放手离去吗?害怕下一次见面就是兵戎相见吗?

他手心出了薄薄一层汗,呼吸因为思绪而忽长忽短的。他其实明白,都明白,可是他不愿去深想了,一叶障目,干脆不见泰山。


这时王柳羿轻轻的脚步已经移到门口了。他翻身闭眼,全身僵硬,眼皮子都在较劲。下一刻喻文波脑子一阵霹雳啪啦的过电――他没脱外套!


好在他蓝哥还是和平常一样,轻手轻脚的,他甚至能在黑暗中模拟这一切,就像千万次他在黑暗中悄悄瞧着的那样。

王柳羿连呼吸都轻轻的,摘了眼镜之后没有安全感,都是贴着喻文波床尾过去的。喻文波在心里数着秒数,咬着最后一个数字,听见蓝哥拿起了埋在被子里那张纸。

喻文波听着自己吵闹的心跳,富有规律而又强劲有力,滚动着年轻而鲜活的声响,在他耳边无限拉长,以至于他的脑子整片蒙蒙的覆上一层雪花。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让他在漫长的读秒攻坚中,在准确的捕捉到王柳羿一声轻轻的抽噎时,就猛地弹跳起来,不仅对面的王柳羿,连他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喻文波愣了一秒,最终抢在另外一人之前回神了。

挠了挠头,他光着脚走向王柳羿:“蓝哥……别哭呀,哭什么呀……”

他自己都恨自己嘴拙,可这时他早顾之不及了。他只想把王柳羿眼眶里掉落的那些断了线的珠子似的泪水串起来,说不出什么感觉,只是觉得心里也堵的难受,他不想看见王柳羿那双总是那么清澈的眼睛里装进这么多的苦涩。


于是他伸手去握住了王柳羿的肩:“蓝哥,蓝哥,看看我,别哭了好不好。”

王柳羿嘴一抿,声音被挤得更加破碎了,干脆自暴自弃的把头低着往喻文波怀里埋:“你别看我,你不许看我。”

“好好好,不看不看。”


王柳羿又用力抽了抽鼻子,带着重重的鼻音说:“你上来,地上冷。”


于是喻文波就知道自己顺着王柳羿的毛了,他乖乖爬上床,和王柳羿紧紧的并排靠在一起。

“这张纸你写的吗?”

“我写的。”


“哎哎哎,不是说好不哭了吗,怎么又哭上了,不许哭了。”

“不走了不走了啊。”



喻文波生硬的竭尽全力的说着他能说出来的好话,房间里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他伸手摸到了王柳羿的侧脸,又一点一点慢慢的往上寻找着。


他摸到了湿热的液体,又用指背蹭掉它们,可是它们依旧源源不断的跑出来,钻进指缝里,滑进手心里,他半只手都被打湿了。


这一瞬间喻文波心里涌上一阵不知名的情绪让他是那么想拥抱眼前这个人,事实上他也毫不犹豫的这么做了。



王柳羿的手回抱着他,手指攥紧了喻文波始终没来得及脱去的外套,眼泪无声的落了他满怀。


喻文波的手顺着他的脊背一下一下轻拍着,他们周围只有静谧的黑暗和他们彼此。

不知道过了多久,怀里的人终于抬起头,把距离拉远了一点。



“蓝哥,累了就睡吧,明天早上开始,全都重新开始。”




王柳羿抬起眼看他,不用看他都能想到那双亮晶晶的眼睛是什么样的。

于是他又说:“我们,我们,全部都重新开始。”


王柳羿无法控制自己地重新感觉眼眶又要被一片湿热占领,喻文波比他更快,抬手一下捂住他的眼睛:“蓝哥,快想一下我女装,就现在。”

王柳羿“噗”的一下笑出声来,心里又好笑又炽热,他又用力吸了吸鼻子说到:“好了,真的,没事了,我们早点睡吧。”

“说真的啊,我们说好了,不许哭了,也不许说要走了。”

“好。”

日与夜都很长很长,但只要是我们,无论多高的山,多远的路,我从来的毫无畏惧。

“完事了?”

“完事了。”

他们全部的队友们站在门口,悄悄的打着手势,也都轻轻的,轻轻的离去了。

“晚安。”









致我宇宙第一的蓝哥,


我想提前许一下我的新年愿望。

第一,蓝哥卸载贴吧。

第二,蓝哥多吃点饭。

第三,有蓝哥的ig再一次登顶,再一次夺冠。


Fin.





评论(11)

热度(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