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水.

停止你的嫉妒行为!

【水蓝/杰宝】早上好

第一次写,

ooc都是我的,

rps请不要上升真人







喻文波十八岁生日那天醒的异常早。

上海冬天的冷不是那种僵硬的板结的冷,他缓慢的坐起来,寒冷一下子全部无孔不入的钻进他的被子,他一哆嗦,昨天半夜好久睡不着的混沌脑子一下子都清醒了。

说出来可能要招人笑话,他喻文波竟然因为今天成年而激动的前一天大晚上合不上眼。

他一偏头就看见王柳羿安静的睡脸,他蓝哥还没醒。

王柳羿平日里就是一个软和的性子,醒着的时候总给喻文波一种小鹿一样的又安静而活泼的感觉,坐在他们中间,周围都是队友,他就小打小闹的耍宝,走到台前的时候他也不卑不亢的,自信而坚定。

现在他睡着了,摘掉了透明的镜片,远离了人们的视线,仿佛也削去了那一层浅浅的屏障。

台前是我在他身边,而且,喻文波想,有人见过蓝哥床单吗?

于是他轻手轻脚的撩开王柳羿的被角,溜了进去。被子里暖烘烘的,王柳羿睡觉也很老实,小小的缩成一团在床的一侧,喻文波躺进去的时候还感叹了句,简直天造地设,这就该是他的床没跑了。

他盯着王柳羿的脸瞧着,看了眉看了眼,连额前得碎发都要数清楚几根似的,又越过小巧的鼻尖,最后停留在那双唇上。少年人到底还是羞赧,他悄悄拉长了呼吸的节奏,赶走了脑子里一闪而过的念头之后,目光又缓缓地收了回来。

喻文波一边心里打着小鼓这会蓝哥也该醒了,怎么今天一点动静都没有?一边动作轻轻的又贴近了一点。

太近了,他能感受到王柳羿平稳的呼吸扫在他脸上,羽毛似的轻柔缓慢,挠得他心里什么东西就快迸出来一样跃动。那些气息好像一下子具现有形了,让喻文波整个人好像沐浴在三月的暖风中,风吹杨柳梢,水波在潺潺的悸动,在鼓擂的心跳中他莫名感受到一种鼓舞。

于是他再近了一步,贴着他的眼睑,轻轻吻了下去。

原谅不到八小时之前刚满十八岁的少年吧,只是这么靠近自己喜欢的人,就已经做的足够好了,就算因为紧张而错吻上对方眼睑而不是额角,这样一个小心翼翼而充满爱意的吻,也足够可爱了。何况他们还有很长很久的时间来学习。

王柳羿就这么醒来了。喻文波眼睛亮亮的,还想着,这算是睡美人的故事吗,结果没来得及张口说话呢,他蓝哥一巴掌就往他脸糊上来了。

“喻文波…怎么,还是你……”

喻文波欲哭无泪,王子吻醒了他的公主,得到公主的巴掌x1,什么叫还是我啊?

“哪都是你,醒着是你,梦里是你……你到底,是梦,还是……”

喻文波愣住了,只慢慢收紧了五指,扣紧了王柳羿的手腕,把它拿下来贴紧了自己的脸颊,说着:“蓝哥,蓝哥,是我啊。”

对面的人一下子全都清醒了,半睁半闭的眼一下子挣得极大,黑黑的瞳子一颤一颤的,带着像是晨露里雾蒙蒙的湿气,一张口尾音都打转:“喻文波!你怎么在我床上!”

这时的喻文波倒是冷静了,捏着王柳羿纤细的腕子又把他滚远的身子拉了回来,一副地主老财强抢民女似的挂着一脸撩拨的笑,“怎么,蓝哥做梦都想着我呢?”又凑上去,贴着他的睡衣嗅来嗅去:“用的还是上次你送我沐浴露?”

王柳羿哪受得了这种明目张胆的撩拨呢,登时脸都红透了,一边推拒一边向后缩着,可这本来就是一张单人床,哪有地方可以逃呢。喻文波伸长手一捞,把他一把捞进怀里,避免了王柳羿在羞愤之中滚下床这种事情发生。

身上都是我味儿能不梦着我吗?喻文波在心里腹诽又偷着笑,看着王柳羿在挣扎之中耳朵都红了的样子,越发觉得愉悦了,最后还是大发慈悲没再拿这句话逗他。

兔子急了都踹鹰呢,何况他还舍不得。

等王柳羿在一片安静的环境里一个人变扭闹完了,也从背着身的状态转过来,安安静静给喻文波抱着了,可还是不愿意看他。喻文波心里和得了什么天大的便宜似的,美滋滋的搂了个满怀,心都软透了。

他低头亲了亲王柳羿的发旋,声音低低的引诱他:“蓝哥,蓝哥,今天我生日啊。”

“啊。”王柳羿整个脑袋都埋在他怀里,声音闷闷的听不出感情,只发出了一个音节回应。

喻文波也不急,温热的手掌慢慢的又贴着他后背的曲线往上滑到凸起的蝴蝶骨,复又握着他的肩把他拉远了点。

王柳羿终于肯看着他了。

“蓝哥,王柳羿。”喻文波盯着他眼睛眨也不眨,他不是故意一字一顿说得这么慢,只是怕一张口,自己这乱糟糟的呼吸,拆穿了他所有的虚张声势。

“王柳羿,我喜欢你。”

王柳羿噗嗤一声笑,一边用手背把半张脸都挡了,眨眨眼对喻文波说:“你脸好红啊。”

喻文波脑子嗡一声响,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倒流了,他扯着嗓子崩溃的叫了声“蓝哥啊――”又去拉王柳羿遮住脸的手:“还说我,还说我!你还不是脸红的和猴屁股似的!”

他们俩立刻在被子里滚成一团,喻文波两只手左右夹击挠王柳羿的腰窝,后者惨叫一声两脚一蹬顺势就翻身爬到他身上借位才堪堪按住他作乱的两只手。

喻文波不动了,只是从下往上仰望着他,眼里带点笑意,脸颊因为刚刚的打闹透出少年人特有的红润,双唇抿得紧紧的,嘴角又翘出一个月亮的弧度。

是了,你是月亮,我永远就做离你最近的那颗星星。

王柳羿顶着他的目光明知故问:“你看什么?”

“看我宝贝好看。”

王柳羿就笑,那点昭然若揭的喜欢从眼里心里口里早就跑出来耀武扬威了,从今天往后,只有更加更加,一往无前的,一条路走到黑。

他们交换了一个虔诚至极的吻。

我也喜欢你这件事,早在每一天每一天和你的一呼一吸中,暴露无遗了。

Fin.

评论(17)

热度(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