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水.

停止你的嫉妒行为!

【信花】旧烛光

白龙x猎龙者

是《遇龙》那篇的白龙视角

九月份写的第一段,后面隔着太久了想好的也忘了写不出感觉了索性发了

之后有缘写了再发吧








01

白龙亲吻了那个女孩。虽然只是唇碰唇,但是亲了就是亲了。就像太阳升到中天,河流满河床。

山谷里的鸟叫声一下子都藏起来啦,风也突然就噤了声,叶子们的窃窃私语立刻就停了,天上的云匆忙中慢了下来,整个世界都悄悄的看过来。

然后你猜怎么着?

故事的男主人公却来不及眨眼就化作一缕青烟逃跑了。话剧才刚刚开始第一幕就戛然而止,可是树立在背后那些布景板又都是那么真实,兢兢业业的霸占着拳头大小的心里的一隅。

白龙腾云驾雾,耳边全是风声,心里也荡漾的厉害。他竟然亲吻了一个人类女孩!他地动山摇的想着。

人类是什么东西?他从小就被教育,人类是泥做的娃娃,是春生秋落的树叶,是一切不确定不明白事物的集合体。

可是他并不讨厌那样柔软湿润的触感。还有她像是夏日溪水一样的眼睛,清清亮亮的讨人喜欢。那对瞳子怔怔的微微颤动看着他的时候,白龙好像手捧着星星。

人类,人类。他们太狡猾了。

打个哈欠的功夫他们可能就死了,有时候和谁结了仇欠了恩,来日记起,也不会再找到他们了。

他们还都是小偷,是骗子,是强盗。

他们和你称兄道弟,相夫教子,到头来却只剩你孤身一人,空留一块破石头,你在外头站着,他却躺在里面,还说什么什么一辈子的话,呸,他们的一辈子,只多重?

白龙狠狠的想,头一抬,蓦地已经到了家门口,差一点撞上门柱,还没来得及烦躁,脚下就又一滑。

改天拆了这大殿。

白龙臭着一张脸,也挡不住路过侍女们的窃笑。姑娘们叽叽喳喳的,三两经过,瞧他一眼,那笑意从眼角都要漏出来,赶忙用手给遮住,哪里有用,欲盖弥彰罢了。

她们早就瞧惯了少主这纸皮老虎似的臭脾气,全都虚虚站定行礼。白龙看不得这装模作样的势头,败了似的背身一摆手。姑娘们得了便宜也都快快溜了。

旁人都看出他魂不守舍了,何况住在他心里那人。

好奇怪,心脏这区区一隅之地,怎么装得下如此多的人。

从人类陷阱里救下他那个,捧着他在怀里那个,想摸摸它鳞片被他吓得远远的那个,并肩和他坐在山前那个,把他藏在衣兜里那个,全部都是她。

白龙没办法了,女孩子的身影挟持了他,他终日既痛苦又虚幻的快乐着。

02

北方的天色刚才还是清朗的一片,这会却突然黑云滚滚,翻腾的风和雨把整个天空弄得乌烟瘴气,从远处还咆哮着隆隆的龙吟,由远及近,可怖极了。

这其中一道素白身影闪电似的划过天空,不注意瞧还以为是眼前一花,一瞬就倏地消失了。

青丘这得天地恩泽的灵气之地,丝毫不受这异象的影响。在重叠的山水草木之后,有一水幕隐在断崖之中。水幕之后是一片更加美丽异常的桃源,青丘少主就住在此处。

李白倚在千年的灵树茂密的枝丫间,双耳动了动,果不其然下一刻整个树体就猛地一颤,他整只狐就从树间滑落,连同一树飘零的落叶一起,轻飘飘的停在古树脚边。

他也不恼,双手环抱着,一双眼睁也不睁,就这半躺的姿势开了口:“什么风把太子您给吹来了呀?”

“今天不和你贫,你也少给我绕弯子。”看这人气宇轩昂,行间皆是一股傲然之气,可不就是从北方一路携风带雨而至的龙神太子韩信么?

只不过这会他周身云雨之气不散,连素白的衣裳都沾上的风尘,双眼还有些闪烁,气息时常时短的一副和平日里大不同的样子引得李白有趣得不行。本性上来就忍不住调侃他几句。

“呦,天地调了个了,太子怎么乱成这副样子?”

韩信也不理他,只当求人嘴短,多便宜这狐狸几句就罢辽,结果话到嘴边转了一轮,又顺着舌尖回到了肚子里。倒是脸先染上一层薄薄的红。

李白看着他这副模样皆是一怔,两人自小交好,他竟是第一次见韩信这副吞吐不决的样子,当下觉得如临大敌。

他也不再打趣他了,只坐正身体耐心的等这白龙自己拧巴过来。

好一会之后对面那龙才缓缓的说:“她今天哭了。”说完他好像就成了哑巴,低头盯着地上那些叶子,像是它们会告诉他答案似的。

李白不可置信的盯着他,他不说话他就一直盯着地上的叶子。李白心想你最好先给因为你踹树那一脚违背自然本意落下来的可怜叶子们道歉。人家指不定可恨你呢。

静默许久之后,紫皮狐狸都准备拍拍屁股走人了,这人才拦住他问:“你就什么也不说?”

“啊?”李白发出疑问的声音。

“你不应该告诉我怎么办吗?”

“啊?”李白再次发出疑问的声音。

于是他们俩站在原地大眼瞪小眼。互相都用难以理解不能置信的眼神打来打去难舍难分。

然后韩信摸出一坛飘香四溢的桃花酒。

李白说:“好的太子没问题太子。”

“这还不简单,给人家道歉去啊,送点人家欢喜的物件。”

“……道歉?”韩信满脸疑惑写的明明白白:“可是是她没打过我自己哭着跑出山门去了,我拦都拦不住。”

对面的千年之狐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看在酒的份上没有出声数落他,槽点太多真的不知道从哪下嘴。

他耐耐心心从头给白龙讲了一遍,觉得自己的双商都降了好几千岁,到最后他不得不撑着自己膝盖说,停,这个问题,我缓缓再回答你。

六界之中竟有如此愚钝的生物,我真是要落泪了,李白想,又啜了一口那酒。好酒是好酒,就是有点少。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