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水.

停止你的嫉妒行为!

【头号玩家】对刀组//十八岁

本意真的是写无差的

但是写着写着就,感觉修东了😂可能是看了太太画的小狼狗修吧

太可爱了这两个人,写不出他们百分之一的好

ooc,爽文,短


01

在几乎八小时不间断的受到阿修的目光扫视,并且每一次想对上他的目光准备开口询问的时候,这个已经长成一个大男孩的少年就迅速装作看风景的样子吹着口哨从她旁边飘过去之后,萨曼莎终于忍不住了。

她眼疾手快的揪住不知道第几次想逃走的修,语重心长的劝说他:“不管你是在外面搞大了别的女孩的肚子,还是认了大东以外的人做哥哥,有些事,该对家里面交代的还是要交代的。”

02

“我不是!我没有!”修首先从萨曼莎的魔爪下抢救出了自己卫衣的帽子,一边心疼的揉了揉,一边还忙着反驳她,然后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等一下,为什么在外面……不负责任,和认别人做哥哥是一个等级的!”

萨曼莎颇有深意地挑了一下眉。

“好吧青少年,和姐姐说说你的青春期烦恼吧。”

03

修看着萨曼莎,然后下定决心似的在她身边坐下。

萨曼莎脑子里在这一刻出现了所有韩剧日剧TVB剧里出现的狗血剧情大杂烩,她逼自己不去考虑修是不是一个活了很久的来自外星的教授,或者是一个神秘组织的危险卧底,甚至现场算算修得的绝症治愈的几率。

于是萨曼莎也镇重的看着修,并且面无表情。

修深吸了一口气,萨曼莎觉得宇宙的奥秘就要在这一刻揭开了,她的心脏开始狂跳,女性天生的八卦情节在她脑子里爆炸膨胀,要来了,最期待的青少年叛逆情节,要来了。

然后修说:“明天我生日。”

“啊???就这事???”

“是啊,就这事。”修莫名其妙的看着萨曼莎,随后担忧的说“萨曼莎,我觉得你要注意保护嗓子了,你刚刚都破音了。”

04

不,我要保护的是我脆弱的心脏。萨曼莎想。

“所以呢,这就是你在我身边晃来晃去差不多八小时扭扭捏捏欲言又止欲拒还羞的原因吗?”

“……差不多。”

萨曼莎痛苦的用杂志挡住了脸。

随即她转过头对着大东的房间扯开嗓子就要喊。

“别别别别别别别别别别!别!和他说……至少,至少现在不行……”

萨曼莎脑子的警铃又开始闹起来了。

05

“你是说你准备明天和大东表白?”

“哇萨曼莎你小声点!”少年非常紧张的抓住了她的袖子,萨曼莎自己还没做出什么反应,他又装作不动声色的轻轻放开了。

嚯,倒是对自己超有自觉的。

“你怎么一点都不惊讶?”修感觉自己的惊讶战胜了难为情,已经开始直视萨曼莎并且能正常运用自己的语言能力了。

“你们俩都腻腻歪歪多少年了有什么新鲜的。”

“可是,我不清楚,这到底,是不是,兄弟之情。”修艰难的解释着。

萨曼莎第二次颇有深意的挑起了眉。

06

“从十岁的时候在绿洲和大东第一次当队友到现在也算认识八年了。”

现在修和萨曼莎面对面坐着,并且开始从头说起,这让萨曼莎觉得这是一个什么访谈节目。

“啊顺带一提,大东送我的第一个生日礼物是一个很丑的忍者熊,真的很丑,十一岁的我笑了半年。”

嗯,现在那个熊还在你枕头边上躺着。

萨曼莎点点头,想起很久之前他们刚刚搬到现在的房子一起住的时候,她偶然间瞥见这个熊摆在一堆修心爱的模型中很显眼的位置。

她还没来的及说话呢,修倏地一下就把那个不大不小抱怀里正好的玩偶熊扯了过来,然后意识他正顶着萨曼莎的目光做这一切。

“呃,这个不小心混进去的,我正准备处理掉。”修扭过头不看这个大姐姐,然后把玩偶塞进了自己的被子里。

“嗯哼,”萨曼莎只是眨了眨眼睛,继续说:“该到吃午饭的时间了。”

噫,死傲娇。

“认识时间长了之后,我越来越觉得他是一个作风老派的中年人。”

“那是观念传统,作息规律。不像你,皮孩一个。”

“喂!”修抗议起来,“现在都已经快22世纪了,但是大东活脱脱一个活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人一样好吗!”

“举个栗子。”

“我都!我都……十七岁半了!半节身子都入十八岁了的人,他非说我还没成年!”

“你确实还没过十八岁生日。”萨曼莎继续循循善诱,觉得自己现在像一个催生婆。

“你不知道我们都说虚岁的嘛!这,这么久了我亲都没亲过他。……别说让他碰我了。”

“停一停停一停!”萨曼莎剧烈的咳嗽起来,扔下手里的杯子,她感觉那一口咖啡呛的她太狠了。

真的不应该在听相声的时候喝水。

我该从哪里开始吐槽呢?是从“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兄弟情”还是,“我甚至和他既没有亲亲过也没有让他碰过我”?

萨曼莎内心全是波动,甚至还想给艾奇直播邀请她一起嗑cp。

“你现在就像日剧里疯狂爱上自己哥哥的迷妹。”

然后她看了一眼他的表情:“不好意思,是迷弟。”

07

“说实话,大东真是一个无比称职的哥哥,给我有一个大东,我也得沦陷。”

“你刚说啥我没听清?”

“没事,我是说我真觉得你们俩挺好的。”

一个称职的哥哥的职责包不包括为了弟弟的成长贡献出自己的屁股,或者接受弟弟献出的屁股,我觉得我得去谷歌一下。
                                                           ――萨曼莎

“所以我根本不知道你在担心什么。”

“萨曼莎,我和大东,我们俩,会得到祝福吗?”

萨曼莎瞧了他一会,发自内心笑了起来,她坐到他身边去,然后单手揽住少年人日渐宽阔的肩膀,他们像家人一样靠在一起。

“我,和韦德,和艾奇,所有人,都会真心祝福一对两情相悦的爱人的。”

08

“到许愿的时间咯。”

修一片微光中面对着插满十八根蜡烛的蛋糕――他自己执意要插满的,暖黄色的烛光摇曳着,让他连眼前的景象都看不真切。

今天我成年了啊。

然后他突然在一片温馨又从容的环境里大声笑起来:“萨曼莎你今天粉底白的比闪灵还过分吧!”

09

萨曼莎:“小兔崽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报复我昨天和艾奇一起扒你俩八年奸情。”

修:“扒一扒也就算了,原来论坛版主和管理员全给你俩占了。”

韦德:“他们俩在比谁笑的更恐怖吗?”

艾奇笑而不语。

大东撑着脸看了一会萨曼莎和修的电光火石,然后平静的说:“阿修,还不吹蜡烛吗?”

10

大东默默在心里数着秒,正好八秒,不多不少。

修睁开眼,明黄的火焰在他瞳仁里跳动,少年的轮廓已经越发清晰了,大东想,他果然已经是一个大人了。

修吸了一口气,却停下了吹蜡烛的动作。

“在吹蜡烛之前,”修转向大东,目光直直地,只有他一个人,他说:“敏郎,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好吗。”

“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大东笑着摸了摸鼻子:“我以为我们已经在一起很久很久了。”

然后他们一起吹了那十八根蜡烛。

fin.

后记1

“萨曼莎,我的挚友,我严肃的问你一个事,下周修生日他和我表白,我要怎么回答才会显得酷一点。”

“噢,拜托,反正你们俩总有一个人要洗干净屁股等着,怎么回答不都是一样的吗?”

“等等,你可不能这么和修说话。”

“你放心吧你已经是肮脏的大人好多年了,而修下周才刚刚踏进成年的美丽门槛。”

后记2

“大东想不想知道我刚刚许的愿啊?”

“我刚刚对蜡烛说,哥哥和我结婚吧。”

评论(14)

热度(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