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水.

停止你的嫉妒行为!

【铠花】一个ABO小队的助攻故事

ABO长城守卫军
木兰是B因为女A不太符合我的美学。

有一点私设,谈论别人的信息素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

一个全军营都知道铠和花木兰互相喜欢的故事,然而铠本人并没有意识到,迫不得已的全队助攻的故事。

好的我就是想看ooc的迟钝铠👌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他们本身。

01
花木兰是一个Beta,但是她大多数时候和一个alpha没有什么区别,领导能力和身体素质方面的。

02
铠是一个标准的,俊美的,富有战斗技巧的,兼具力量与头脑的,风趣的,善于观察的,句句金言的,并且和同类一样甚至更胜一筹的领导能力和战斗能力的alpha。

“铠,省点墨水吧,军队在个人信息表上是不需要这么多修辞的。”

“并且你刚来第一天和队长单挑十招之内豪无优势,二十招之内节节败退,三十招缴械投降这件事全军营早都知道了。”

“不用再试图掩盖了标准的男性alpha铠。”

03
对于大多数人,花木兰的力量真的十分的无解,为什么一个女b能随随便便战胜军队里这么多男a,当然这里没有性别歧视的意思。

但性别是一个人天生的,它决定了许多的事情,甚至很多根本上的事情。

“守约,你是狼不是狗,不要老妄想闻到别人的信息素来确定位置。”

“玄策虽然还没分化而且这么狂气肯定是个a但是也不要让他在那些臭男人堆里窜来窜去的。”

“苏烈你今天泡的什么茶,三个营帐外我都闻到了。”

“铠,为什么我觉得你随时随地都是一副要散发荷尔蒙的样子。”

04
百里守约挺无奈的,他不是喜欢闻别人的味道。
作为一个半魔种alpha他的嗅觉比一般人灵敏,所以可以说同类的气息甚至让他感到负担。

“队长,你不远处的草里有人。”

但是他的队长,不恰巧是一个缺乏这一要素的性别。

他必须要忍耐,他是小队的一双眼。

“队长这味谁的啊,我没闻过。”
“呃,我也不清楚,战场上哪顾得这么多。”

05
花木兰有人了这件事在军营里传开了,而且传的很快。

除了猜想那一定是一个宇宙超级无敌螺旋大强A就是震惊花木兰这样的悍妇都……
这话没说完,因为说这话的人至今还在军医那躺着。

花木兰的小队倒是知道这件事很晚,有天守约在门口劈柴,听见远远路过的两人在低声讨论花木兰的真实性别。

然后他站了起来,因为太激动忘记手上的活,提着斧子就去和那两人理论。

“瞎说什么呢,我们队长一个打你们这样的五十个。”
“什么叫我们队长可能是个假b,她就是个假b,你见过b一巴掌掀翻a的吗???”
“我就见过!队长生气了一手翻我们兄弟两个!”

停停停守约你人设已经崩了你停一停。

看来所有被花木兰攻略的角色都觉得这件事本身很无解。

06
“什么?!木兰外面有人了!我怎么不知道!”铠失声大叫。

然后其他五个人一人一巴掌赏给他。
“你他娘小声点!”

“你就说你还能知道什么,要不是今天耗子突然严肃的跑来和我说,我都不知道。”
狄仁杰进门不过三分钟第五次掳自己那几撮毛,然后还大老爷样的斜眼看着小队其他四个人。

“就您最关心下属们的生活。”

谁听不出话里讽刺啊,然而狄大人还是一副油盐不进十分受用的样子。

官员,官员。

“话说李白,你来凑什么热闹?”

07
现在李白和铠披着满天星尘坐在寂静的长城上。
“倒酒。”
“你说,是什么样的人呢。”
“什么?”
“她外面的人啊。”
“应该是,英姿飒爽,长身玉立,狼烟战火中和她相配的身影吧。不一定是翩翩风姿,但一定是皎皎惊鸿。”
“……”
“我瞎说的,一定是个宇宙无敌超级螺旋大强a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铠抬手照脸就是一巴掌。

你们这种有人的根本不在乎我们没人的死活,你根本不是真心来安慰我的,你只是想找写诗的素材,辣鸡诗人,辣鸡李白。

其实铠不全明白李白刚刚说了点什么玩意,但他那巴掌就出去了。

踏马和外国人说人话可以吗???

08
“铠你从哪野回来啊,你身上好大味。”
花木兰顶着一头乱毛提着灯笼打开房门,就看见这样的铠。

异国的绅士的头发有点炸,但是还勉强保持着服帖的状态,不离身的短剑现在摇摇欲坠,和他的主人一样看起来令人担忧。

走近了花木兰才发现他身上酒气很大,脸上还有不自然的红晕。

“李白个祸害。”

他到底喝了多少啊,平常都不见醉的。
灯笼提高了,鹅黄的暖光淡淡的打在那个男人身上。

好看,花木兰想,男人也能这么好看。

09
“我要去执行一件棘手的任务。”
“因为军营里没有omega所以我只能去试一下。”
“就算有,也不能让别人冒这个险。”
“只是装作omega执行任务,不会有大问题的。”

铠从床上鱼一样翻起来,发现自己好好躺在自己房间。
他隐隐约约记起昨晚花木兰对他说的话,说她要去做任务,说她要装逼不对o。

他掀开被子发现穿的不是昨天的那套外衣而是带有淡淡肥皂香味内衫。

他鞋后跟都没来得及穿好就推开门往外跑。

他看见百里守约就急匆匆的过去抓着他问。

“队长呢,她在哪。”

“她天没亮就走了,说一个人出任务。”

铠想质问他为什么不告诉自己,但他的手慢慢放松放开了百里守约的衣领。

她为什么不自己和我说呢。

他发现所有的事,他都是最晚知道的,他都是从别人口中知道的。

10
作为一个长城小队的队长,要时刻观察和了解自己的队员,以便引导和指挥他们。

但是这对于一个Beta来说有一点难。

好吧也不是很难。

“铠去城门接应补给车队。“
“苏烈去把昨天的柴劈了。”
“守约,这周菜还没买吧。”
“玄策别跑留下你的耳朵!”

事实上,花木兰床头贴着一张纸条,上面好好写着关于性别的注意事项,甚至还悄悄备注了她努力辨别的每个人的信息素的味道。

还有一句,记一下他们的生理期。

11
铠觉得自己应该在生理期。
因为他很烦躁,很烦躁,他开始在院子里转来转去。

“铠你应该去电房,那里需要你。”
“我觉得你能转出龙卷风。”

花木兰一天没回来,他就焦虑得不行了。

他觉得他们应该还有什么话没说,应该还有什么非常明显的事没有亲自表达。

“你们有没有觉得木兰有点像omega啊,她一天不在我感觉要枯竭了。”

“少来,alpha需要天天黏着beta吗???”

12
那天晚上铠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一个很亮很大的月亮,它把花木兰的脸也照的又黄又大,不是,是胸,不,也不是。

好的他默默给了自己两巴掌之后继续了自己的上帝视角。

反正月色很温柔,她的睫毛短翘,不注意瞧还以为落了霜,轻轻一颤就似有蝴蝶振翅而飞。

“你们alpha是不是很容易就能感受到同类的气息啊。”
“应该吧,相比对信息素比较迟钝的beta应该是比较容易。”
“那你们会不会夸对方信息素好闻啊?”
“……一般来说是有点失礼的行为吧。”
“哦……那问出这个问题抱歉了。”
“我还在想下次要不要夸你们信息素好特别什么的,看来算了吧,还好问了你。”
“……”

梦戛然而止。
铠从梦中幽然转醒,才是五更天。

他望见窗外冷清的月亮,今天月色真美,他想。

“今天月色真美。”

13
第三天,铠决定去找狄仁杰。

“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什么?”
“木兰去了哪里,去干什么,什么时候回来。”
他其实还想问会不会回来,但是他抹消了这个念头。

对方看着他很久,问了句:“说给你听又怎么样?”

铠刚想说话,就被打断。
“去救她,去阻止她,去拒绝她?”
“……”

“我要是说没人逼她,她是自愿的,她考虑了很久――她甚至是带着央求呢。”
“……”

“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14
是,他什么都不知道,但有人告诉过他吗。
铠认为没有。

但那个女人月色里隐忍的表情却并没有被他漏掉,他却好像视而不见。

他早该发现那晚那种变扭的对话藏着她小心翼翼的心情,藏着她所有的一个女人的情怀。

但是铠没有。

15
花木兰是在一个清晨回来的,和她离开的那个清晨一样,没有人看见她怎么回来的。

回来之后她就在军营门口被铠抓着到处像狗一样嗅来嗅去。

“你变守约了吗百里铠。”

“我拒绝花哥,我家不养这种没有主子就活不下去的宠物。”

“当你弟的铲屎官还上头了吧你,还有我不需要铲屎的。”

然后花木兰拎着铠的领子把他拉远,并且上下观察着他。
“你干嘛,发情不看对象的啊?”

铠不说话,就盯着她。盯得她发怵了,她也放弃和他对视了,这人眼睛蓝的和洗衣液似的,看久了像有漩涡要吸进去。

“骗你的,姐纯a老娘们哪那么容易变o。”
铠继续盯着她。

“……”
“我听说alpha都喜欢有私有权什么,我去问扁鹊有什么办法。”

“你别这么看着我,他拒绝了,他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说我在胡闹。”

“喂……你……”

回答她的是一个坚实的,温暖的,她等了许久许久的,一个宇宙超级无敌螺旋大强a的,属于她的怀抱。

花木兰像安抚小狗一样顺了顺他的毛,嗯那条小辫子。

“怎么会想到这么胡来的事情。”
“因为你真的蠢的没边。”

16
以后你是我的分寸。

17
“去你妈的铠,明天打仗你给老子滚去你自己房间睡!”

“不,你抬头看看床头那张纸,今天什么日子。”

“滚你丫的,问守约要抑制剂去!”

18
end
没了,就想凑个整。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忍受了全篇的ooc(你对我是真爱我爱你。



后记

“花木兰,我把耗子工资给不小心充公了,你给我补补。”
“木兰兄赏李某几个酒钱呗。”
“花哥,这周我们可以吃红烧肉了。”
“木兰,茶市上新啦。”

花木兰:mmp老子的私房钱。

ps.苏烈喜欢茶是在一个太太的12字母还是11字母的长城守卫军短篇看到的,就用了一下qwq
在我喜欢的文章里有

评论(17)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