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水.

停止你的嫉妒行为!

让我第一次见到了不仅是人生中第一次初雪也是来上海之后见到的初雪。立冬生日的人真的很开心了,开心到在大街上猛播我爸电话大喊着告诉他,爸爸!上海下雪啦!

不要再无所事事正事不干然后被愧疚难过感驱逐出安逸地了,做点什么,就算自我安慰也好

【水蓝/杰宝】夜星


深夜胡言乱语产物

这两天真是心情大起大落的两天

ooc
胡编乱造

rps请不要上升真人










王柳羿进房间的时候喻文波已经背对他睡着了。


他盯着这个十八岁的少年看了一会,看不见眉,看不见眼。他又想起来他们夺冠那一瞬爆裂开的狂喜,和喻文波那个用力过度让他喘不过气的拥抱,他在快要窒息的边缘感受着单纯而盲目的快乐。


然后他发现喻文波穿着外套就睡了。


从长达三小时的约谈中结束,已经是很深的夜了。空气很凉,他从室内走出来,上海最近有霾,但是他还是半仰着头,长长的吐出了肺里的浊气。

他长久的站着,任凭夜露凉的让鼻尖都发酸,眼角也黏黏的,寂静的夜里,连呼吸都过于清晰。

许是眼里的水光折了月光吧,他忽然看见,远处的远处,有一颗星星,执着的在一片灰蒙蒙的云中黯黯的亮着,更因为周围都一片昏暗,才能让它这么明显。

王柳羿固执地盯着它,不管飘渺的云将它遮盖也不肯眨眼,一直到不知何处起的风吹散了那云,他看见月亮了。

他突然想起老家江西那些远山,一到月明星稀的夜晚,山的影子就遥遥可见,薄纱一样的云成片而过,月亮就在九天之上,很亮很亮。

原来不知不觉,早就已经走了这么远了。

这时有人搭上他的肩,对他说,夜很深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王柳羿想过很多种可能,但都没能想到,他回到房间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熄灯休息了。


他踩着拖鞋慢悠悠的经过队友们的房间,越往后越觉得脚步挪不动,等到终于到他自己和喻文波的那一间,他甚至停下了。

还好,喻文波也已经睡下了,这让他如释重负。

他关了灯,轻手轻脚的摸上床,被子一掀却摸到一张纸。没办法,只能打着手机屏幕的光看了。


喻文波从王柳羿出现在走廊尽头的时候就已经躺上床了,他两手抓着被子,感到人生少有几回像现在这样的紧张。


紧张什么呢?害怕王柳羿离开吗?害怕他们才一起携手走过一座高山就要放手离去吗?害怕下一次见面就是兵戎相见吗?

他手心出了薄薄一层汗,呼吸因为思绪而忽长忽短的。他其实明白,都明白,可是他不愿去深想了,一叶障目,干脆不见泰山。


这时王柳羿轻轻的脚步已经移到门口了。他翻身闭眼,全身僵硬,眼皮子都在较劲。下一刻喻文波脑子一阵霹雳啪啦的过电――他没脱外套!


好在他蓝哥还是和平常一样,轻手轻脚的,他甚至能在黑暗中模拟这一切,就像千万次他在黑暗中悄悄瞧着的那样。

王柳羿连呼吸都轻轻的,摘了眼镜之后没有安全感,都是贴着喻文波床尾过去的。喻文波在心里数着秒数,咬着最后一个数字,听见蓝哥拿起了埋在被子里那张纸。

喻文波听着自己吵闹的心跳,富有规律而又强劲有力,滚动着年轻而鲜活的声响,在他耳边无限拉长,以至于他的脑子整片蒙蒙的覆上一层雪花。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让他在漫长的读秒攻坚中,在准确的捕捉到王柳羿一声轻轻的抽噎时,就猛地弹跳起来,不仅对面的王柳羿,连他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喻文波愣了一秒,最终抢在另外一人之前回神了。

挠了挠头,他光着脚走向王柳羿:“蓝哥……别哭呀,哭什么呀……”

他自己都恨自己嘴拙,可这时他早顾之不及了。他只想把王柳羿眼眶里掉落的那些断了线的珠子似的泪水串起来,说不出什么感觉,只是觉得心里也堵的难受,他不想看见王柳羿那双总是那么清澈的眼睛里装进这么多的苦涩。


于是他伸手去握住了王柳羿的肩:“蓝哥,蓝哥,看看我,别哭了好不好。”

王柳羿嘴一抿,声音被挤得更加破碎了,干脆自暴自弃的把头低着往喻文波怀里埋:“你别看我,你不许看我。”

“好好好,不看不看。”


王柳羿又用力抽了抽鼻子,带着重重的鼻音说:“你上来,地上冷。”


于是喻文波就知道自己顺着王柳羿的毛了,他乖乖爬上床,和王柳羿紧紧的并排靠在一起。

“这张纸你写的吗?”

“我写的。”


“哎哎哎,不是说好不哭了吗,怎么又哭上了,不许哭了。”

“不走了不走了啊。”



喻文波生硬的竭尽全力的说着他能说出来的好话,房间里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他伸手摸到了王柳羿的侧脸,又一点一点慢慢的往上寻找着。


他摸到了湿热的液体,又用指背蹭掉它们,可是它们依旧源源不断的跑出来,钻进指缝里,滑进手心里,他半只手都被打湿了。


这一瞬间喻文波心里涌上一阵不知名的情绪让他是那么想拥抱眼前这个人,事实上他也毫不犹豫的这么做了。



王柳羿的手回抱着他,手指攥紧了喻文波始终没来得及脱去的外套,眼泪无声的落了他满怀。


喻文波的手顺着他的脊背一下一下轻拍着,他们周围只有静谧的黑暗和他们彼此。

不知道过了多久,怀里的人终于抬起头,把距离拉远了一点。



“蓝哥,累了就睡吧,明天早上开始,全都重新开始。”




王柳羿抬起眼看他,不用看他都能想到那双亮晶晶的眼睛是什么样的。

于是他又说:“我们,我们,全部都重新开始。”


王柳羿无法控制自己地重新感觉眼眶又要被一片湿热占领,喻文波比他更快,抬手一下捂住他的眼睛:“蓝哥,快想一下我女装,就现在。”

王柳羿“噗”的一下笑出声来,心里又好笑又炽热,他又用力吸了吸鼻子说到:“好了,真的,没事了,我们早点睡吧。”

“说真的啊,我们说好了,不许哭了,也不许说要走了。”

“好。”

日与夜都很长很长,但只要是我们,无论多高的山,多远的路,我从来的毫无畏惧。

“完事了?”

“完事了。”

他们全部的队友们站在门口,悄悄的打着手势,也都轻轻的,轻轻的离去了。

“晚安。”









致我宇宙第一的蓝哥,


我想提前许一下我的新年愿望。

第一,蓝哥卸载贴吧。

第二,蓝哥多吃点饭。

第三,有蓝哥的ig再一次登顶,再一次夺冠。


Fin.





我们这是😭😭😭做法成功了啊我的天,从今天起我要更加爱他,让他不要再胆怯了,天啊这个孩子,我太心疼了。

当我说,世间哪有两全事的时候,一般有两种可能。一是真的就是无能为力,二就是,我是一个完全的坏人,放任自己的无能和因此带来的痛苦,不愿承受前行路上的荆棘刺痛而停滞不前。我从来是第二种,我是一个懦弱的人。而懦弱也并不会一定让一个人于此地步,由此看来,我就是一个坏人罢了。

【水蓝/杰宝】早上好

第一次写,

ooc都是我的,

rps请不要上升真人







喻文波十八岁生日那天醒的异常早。

上海冬天的冷不是那种僵硬的板结的冷,他缓慢的坐起来,寒冷一下子全部无孔不入的钻进他的被子,他一哆嗦,昨天半夜好久睡不着的混沌脑子一下子都清醒了。

说出来可能要招人笑话,他喻文波竟然因为今天成年而激动的前一天大晚上合不上眼。

他一偏头就看见王柳羿安静的睡脸,他蓝哥还没醒。

王柳羿平日里就是一个软和的性子,醒着的时候总给喻文波一种小鹿一样的又安静而活泼的感觉,坐在他们中间,周围都是队友,他就小打小闹的耍宝,走到台前的时候他也不卑不亢的,自信而坚定。

现在他睡着了,摘掉了透明的镜片,远离了人们的视线,仿佛也削去了那一层浅浅的屏障。

台前是我在他身边,而且,喻文波想,有人见过蓝哥床单吗?

于是他轻手轻脚的撩开王柳羿的被角,溜了进去。被子里暖烘烘的,王柳羿睡觉也很老实,小小的缩成一团在床的一侧,喻文波躺进去的时候还感叹了句,简直天造地设,这就该是他的床没跑了。

他盯着王柳羿的脸瞧着,看了眉看了眼,连额前得碎发都要数清楚几根似的,又越过小巧的鼻尖,最后停留在那双唇上。少年人到底还是羞赧,他悄悄拉长了呼吸的节奏,赶走了脑子里一闪而过的念头之后,目光又缓缓地收了回来。

喻文波一边心里打着小鼓这会蓝哥也该醒了,怎么今天一点动静都没有?一边动作轻轻的又贴近了一点。

太近了,他能感受到王柳羿平稳的呼吸扫在他脸上,羽毛似的轻柔缓慢,挠得他心里什么东西就快迸出来一样跃动。那些气息好像一下子具现有形了,让喻文波整个人好像沐浴在三月的暖风中,风吹杨柳梢,水波在潺潺的悸动,在鼓擂的心跳中他莫名感受到一种鼓舞。

于是他再近了一步,贴着他的眼睑,轻轻吻了下去。

原谅不到八小时之前刚满十八岁的少年吧,只是这么靠近自己喜欢的人,就已经做的足够好了,就算因为紧张而错吻上对方眼睑而不是额角,这样一个小心翼翼而充满爱意的吻,也足够可爱了。何况他们还有很长很久的时间来学习。

王柳羿就这么醒来了。喻文波眼睛亮亮的,还想着,这算是睡美人的故事吗,结果没来得及张口说话呢,他蓝哥一巴掌就往他脸糊上来了。

“喻文波…怎么,还是你……”

喻文波欲哭无泪,王子吻醒了他的公主,得到公主的巴掌x1,什么叫还是我啊?

“哪都是你,醒着是你,梦里是你……你到底,是梦,还是……”

喻文波愣住了,只慢慢收紧了五指,扣紧了王柳羿的手腕,把它拿下来贴紧了自己的脸颊,说着:“蓝哥,蓝哥,是我啊。”

对面的人一下子全都清醒了,半睁半闭的眼一下子挣得极大,黑黑的瞳子一颤一颤的,带着像是晨露里雾蒙蒙的湿气,一张口尾音都打转:“喻文波!你怎么在我床上!”

这时的喻文波倒是冷静了,捏着王柳羿纤细的腕子又把他滚远的身子拉了回来,一副地主老财强抢民女似的挂着一脸撩拨的笑,“怎么,蓝哥做梦都想着我呢?”又凑上去,贴着他的睡衣嗅来嗅去:“用的还是上次你送我沐浴露?”

王柳羿哪受得了这种明目张胆的撩拨呢,登时脸都红透了,一边推拒一边向后缩着,可这本来就是一张单人床,哪有地方可以逃呢。喻文波伸长手一捞,把他一把捞进怀里,避免了王柳羿在羞愤之中滚下床这种事情发生。

身上都是我味儿能不梦着我吗?喻文波在心里腹诽又偷着笑,看着王柳羿在挣扎之中耳朵都红了的样子,越发觉得愉悦了,最后还是大发慈悲没再拿这句话逗他。

兔子急了都踹鹰呢,何况他还舍不得。

等王柳羿在一片安静的环境里一个人变扭闹完了,也从背着身的状态转过来,安安静静给喻文波抱着了,可还是不愿意看他。喻文波心里和得了什么天大的便宜似的,美滋滋的搂了个满怀,心都软透了。

他低头亲了亲王柳羿的发旋,声音低低的引诱他:“蓝哥,蓝哥,今天我生日啊。”

“啊。”王柳羿整个脑袋都埋在他怀里,声音闷闷的听不出感情,只发出了一个音节回应。

喻文波也不急,温热的手掌慢慢的又贴着他后背的曲线往上滑到凸起的蝴蝶骨,复又握着他的肩把他拉远了点。

王柳羿终于肯看着他了。

“蓝哥,王柳羿。”喻文波盯着他眼睛眨也不眨,他不是故意一字一顿说得这么慢,只是怕一张口,自己这乱糟糟的呼吸,拆穿了他所有的虚张声势。

“王柳羿,我喜欢你。”

王柳羿噗嗤一声笑,一边用手背把半张脸都挡了,眨眨眼对喻文波说:“你脸好红啊。”

喻文波脑子嗡一声响,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倒流了,他扯着嗓子崩溃的叫了声“蓝哥啊――”又去拉王柳羿遮住脸的手:“还说我,还说我!你还不是脸红的和猴屁股似的!”

他们俩立刻在被子里滚成一团,喻文波两只手左右夹击挠王柳羿的腰窝,后者惨叫一声两脚一蹬顺势就翻身爬到他身上借位才堪堪按住他作乱的两只手。

喻文波不动了,只是从下往上仰望着他,眼里带点笑意,脸颊因为刚刚的打闹透出少年人特有的红润,双唇抿得紧紧的,嘴角又翘出一个月亮的弧度。

是了,你是月亮,我永远就做离你最近的那颗星星。

王柳羿顶着他的目光明知故问:“你看什么?”

“看我宝贝好看。”

王柳羿就笑,那点昭然若揭的喜欢从眼里心里口里早就跑出来耀武扬威了,从今天往后,只有更加更加,一往无前的,一条路走到黑。

他们交换了一个虔诚至极的吻。

我也喜欢你这件事,早在每一天每一天和你的一呼一吸中,暴露无遗了。

Fin.

我只要能像个普通人那样能被感动能感受感动就很好,总有人会我替我实现所有我所想

【信花】旧烛光

白龙x猎龙者

是《遇龙》那篇的白龙视角

九月份写的第一段,后面隔着太久了想好的也忘了写不出感觉了索性发了

之后有缘写了再发吧








01

白龙亲吻了那个女孩。虽然只是唇碰唇,但是亲了就是亲了。就像太阳升到中天,河流满河床。

山谷里的鸟叫声一下子都藏起来啦,风也突然就噤了声,叶子们的窃窃私语立刻就停了,天上的云匆忙中慢了下来,整个世界都悄悄的看过来。

然后你猜怎么着?

故事的男主人公却来不及眨眼就化作一缕青烟逃跑了。话剧才刚刚开始第一幕就戛然而止,可是树立在背后那些布景板又都是那么真实,兢兢业业的霸占着拳头大小的心里的一隅。

白龙腾云驾雾,耳边全是风声,心里也荡漾的厉害。他竟然亲吻了一个人类女孩!他地动山摇的想着。

人类是什么东西?他从小就被教育,人类是泥做的娃娃,是春生秋落的树叶,是一切不确定不明白事物的集合体。

可是他并不讨厌那样柔软湿润的触感。还有她像是夏日溪水一样的眼睛,清清亮亮的讨人喜欢。那对瞳子怔怔的微微颤动看着他的时候,白龙好像手捧着星星。

人类,人类。他们太狡猾了。

打个哈欠的功夫他们可能就死了,有时候和谁结了仇欠了恩,来日记起,也不会再找到他们了。

他们还都是小偷,是骗子,是强盗。

他们和你称兄道弟,相夫教子,到头来却只剩你孤身一人,空留一块破石头,你在外头站着,他却躺在里面,还说什么什么一辈子的话,呸,他们的一辈子,只多重?

白龙狠狠的想,头一抬,蓦地已经到了家门口,差一点撞上门柱,还没来得及烦躁,脚下就又一滑。

改天拆了这大殿。

白龙臭着一张脸,也挡不住路过侍女们的窃笑。姑娘们叽叽喳喳的,三两经过,瞧他一眼,那笑意从眼角都要漏出来,赶忙用手给遮住,哪里有用,欲盖弥彰罢了。

她们早就瞧惯了少主这纸皮老虎似的臭脾气,全都虚虚站定行礼。白龙看不得这装模作样的势头,败了似的背身一摆手。姑娘们得了便宜也都快快溜了。

旁人都看出他魂不守舍了,何况住在他心里那人。

好奇怪,心脏这区区一隅之地,怎么装得下如此多的人。

从人类陷阱里救下他那个,捧着他在怀里那个,想摸摸它鳞片被他吓得远远的那个,并肩和他坐在山前那个,把他藏在衣兜里那个,全部都是她。

白龙没办法了,女孩子的身影挟持了他,他终日既痛苦又虚幻的快乐着。

02

北方的天色刚才还是清朗的一片,这会却突然黑云滚滚,翻腾的风和雨把整个天空弄得乌烟瘴气,从远处还咆哮着隆隆的龙吟,由远及近,可怖极了。

这其中一道素白身影闪电似的划过天空,不注意瞧还以为是眼前一花,一瞬就倏地消失了。

青丘这得天地恩泽的灵气之地,丝毫不受这异象的影响。在重叠的山水草木之后,有一水幕隐在断崖之中。水幕之后是一片更加美丽异常的桃源,青丘少主就住在此处。

李白倚在千年的灵树茂密的枝丫间,双耳动了动,果不其然下一刻整个树体就猛地一颤,他整只狐就从树间滑落,连同一树飘零的落叶一起,轻飘飘的停在古树脚边。

他也不恼,双手环抱着,一双眼睁也不睁,就这半躺的姿势开了口:“什么风把太子您给吹来了呀?”

“今天不和你贫,你也少给我绕弯子。”看这人气宇轩昂,行间皆是一股傲然之气,可不就是从北方一路携风带雨而至的龙神太子韩信么?

只不过这会他周身云雨之气不散,连素白的衣裳都沾上的风尘,双眼还有些闪烁,气息时常时短的一副和平日里大不同的样子引得李白有趣得不行。本性上来就忍不住调侃他几句。

“呦,天地调了个了,太子怎么乱成这副样子?”

韩信也不理他,只当求人嘴短,多便宜这狐狸几句就罢辽,结果话到嘴边转了一轮,又顺着舌尖回到了肚子里。倒是脸先染上一层薄薄的红。

李白看着他这副模样皆是一怔,两人自小交好,他竟是第一次见韩信这副吞吐不决的样子,当下觉得如临大敌。

他也不再打趣他了,只坐正身体耐心的等这白龙自己拧巴过来。

好一会之后对面那龙才缓缓的说:“她今天哭了。”说完他好像就成了哑巴,低头盯着地上那些叶子,像是它们会告诉他答案似的。

李白不可置信的盯着他,他不说话他就一直盯着地上的叶子。李白心想你最好先给因为你踹树那一脚违背自然本意落下来的可怜叶子们道歉。人家指不定可恨你呢。

静默许久之后,紫皮狐狸都准备拍拍屁股走人了,这人才拦住他问:“你就什么也不说?”

“啊?”李白发出疑问的声音。

“你不应该告诉我怎么办吗?”

“啊?”李白再次发出疑问的声音。

于是他们俩站在原地大眼瞪小眼。互相都用难以理解不能置信的眼神打来打去难舍难分。

然后韩信摸出一坛飘香四溢的桃花酒。

李白说:“好的太子没问题太子。”

“这还不简单,给人家道歉去啊,送点人家欢喜的物件。”

“……道歉?”韩信满脸疑惑写的明明白白:“可是是她没打过我自己哭着跑出山门去了,我拦都拦不住。”

对面的千年之狐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看在酒的份上没有出声数落他,槽点太多真的不知道从哪下嘴。

他耐耐心心从头给白龙讲了一遍,觉得自己的双商都降了好几千岁,到最后他不得不撑着自己膝盖说,停,这个问题,我缓缓再回答你。

六界之中竟有如此愚钝的生物,我真是要落泪了,李白想,又啜了一口那酒。好酒是好酒,就是有点少。

好汉不提当年勇,佳人不忆痴情梦。知己古今总难求,如遇另一个我。